魚尾獅

【写的东西很奇怪】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双神】旧雨-FOUR

这个星球少有太阳,同样,也少有星月。

  是个黑暗常驻的星球。

  黑夜如漆,毫无亮物,然而他却能准确地找到对方的致命点,握紧拳头,一拳一拳地打下去。

  他感受到那温热的东西喷在他脸上。身下的人早已没有了哭喊与求饶,但他仍然挥动着拳头,麻木而机械地打在那团烂肉上,体会着拳头与肉体碰撞的触觉。

  “哈……你怎么不说话啊?你的话不是很多吗?喂!说话啊!”

  回应他的只有无边的沉默。

  “你……死了吗?”

  他问。

  死人怎么可能回答。

  拳头在空中止中。

  阴郁无光的蓝眸中有了一丝恐惧,他拽起那人的衣领将那人上半身提起来,却觉得没什么重量,手里轻的空虚。“喂!喂!你怎么就死了啊?不是你挑起的吗?你怎么敢先死啊?”

  他的手颓然放下。

  阴暗的巷子里,只听得见他一人的心跳。

  ——他杀了人。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

  黑暗与鲜血混在一起。

  他仓促地站起来,踉跄着,逃跑了。

  

  坐在河边,双脚浸在冰冷的河水里,让河水清洗着自己的罪恶。

  ——不是他的错。

  他只是在反抗。

  但是那家伙死了,只能说是因为他自己的缘故。

  在这个星球,死一个人谁也不会在意,就像过街老鼠被踩死一样,难道他还要为那只老鼠负责吗?

  不。

  只是他更强而已。

  他比那家伙强。

  这个星球,只会记住强者。

  弱小的家伙,死了也无所谓。

  嘴里念着自我安慰的话,心灵上恐惧的巨洞却越来越大。

  他提起鞋子,拔腿就跑。

  噩梦。

  噩梦。

  噩梦。

  ——明天就会过去了。

  在家里睡一觉,一切就会过去了。

  他的脚步慢了下来。

  他看到家的屋顶,却没看灯。

  眼前有一巨大的废弃物,遮挡了他的视线。

  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黑暗之中,唯有那盏灯还亮着,只为等待他一人的灯。

  “哦,哥哥,欢迎回来!”

  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指引他的光,不管时间怎么流失都不会消失的光。

  “我回来了,神乐。”

  哪怕是在无尽的黑暗里。

 

  一灯如豆,摇荡着,如一层轻纱笼罩着小屋。

  狭小的床铺,因潮气而发黑的墙壁,略有裂缝的窗户,白纱样的窗帘。

  “地球?”

  “是的。那是一颗蓝色的星球。非常非常漂亮。那里不仅有雨,还有太阳,还有雪。”

  “雪?”

  “嗯。等爸爸回来了,我们全家人一起去那里玩吧。”

  “嗯!”

  

  “爹地爹地!这次有给神乐带好玩的回来吗?”

  孩童的声音承载着兴奋。

  “对不起呢,小神乐,爹地这次出去很忙呢。”

  而中年人的声音却透着深深的无力与疲惫。

  “小神乐,去给爸爸倒杯水。”江华说。

  神乐点头,笑着跑开。

  “对不起,江华……再等一会儿。”

  “我一定会救你的。”

  “还要这样下去吗?”

  “神晃……”

  中年男人的背影沧桑却决然。

  “这就要走了啊?明明到家还没有一分钟。这次又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星海坊主走到房门口的脚步顿住,眼光瞥向屋檐一角。

  少年站在阴影里,蓝眸里满是冰冷。

  “还是说……再也不回来了吗?”

  男人也站在那里,如沉默的石头,投下巨人的阴影。

  良久,他的声音才响起。

  “神威,你长大了。”

  “啧。”回应他的却是难以抑制的少年的暴怒。“你到底要丢下我们到什么时候啊?妈妈她一直在等你啊!神乐也是!但是你——到底要去那里啊?”

  又是死寂的安静。

  他听到神乐细微的啜泣声。

  “对不起,神威。”男人微微偏头。“再等一会儿就好了。”说罢,他不再停下,几个健步便冲出房门,不见了踪影。

  “等、等一下啊!喂,臭老头!”

  “你——再也不要回来了!!下次再让我见到你,我一定会杀了——”

  “神威。”

  粗暴的话语却被温柔的嗓音打断。

  “好了,进屋吧。”

  在那破败的屋子里,他们朝夕相处的屋子里。

  江华安坐在床上,温柔地笑着,呼唤他。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3)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