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我英乙女】当你和咔酱在保健室……

※第二人称——你,人送外号(其实是咔酱)“男仔头”

※爆豪胜己x你

※请不要客气地吐槽嘻嘻


晚霞渐渐沉去,如大海般层层叠染。窗外是人流欢笑的声音。

保健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余光也漏进。

你第一眼就看到了爆豪胜己,睡在第一张床上,盖着薄薄的夏被,眉宇平和,如孩童般沉静地熟睡,身上仍旧是战斗服,各处细小的擦伤在脖颈、手臂上呈现。旁边躺着同样呼呼大睡的绿谷出久,只是诡异地趴着,屁股翘得老高。

看来那一击真是伤到老腰了啊,不愧是欧尔麦特。你回忆着刚刚过去的那场实战考试。爆豪与绿谷对战欧尔麦特,自己所憧憬的,也是挡在自己面前的高墙……非常帅气的两个人。这样想的你眼光落回爆豪胜己身上,上一秒...

【我英乙女】当你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

内含:绿/爆/轰/相

不锻练笔的乙女向希望喜欢!


第一次写大家嘿嘿


绿谷出久ver.

当你在凌晨三点的麦当劳嘴里塞满薯条和番茄的时候很惊诧满头蓬蓬绿毛的少年端着食物坐到你面前。你很怀疑地用不确定的语气说这是凌晨三点的麦当劳哦,他嘿嘿笑着,脸红红地说好巧哦。他没有问你为什么,也没有告诉你看到你发在line的动态后就立马赶了过来,也没有告诉你走在黑漆漆的街上时多么怕找不到你。只是说自己睡不着问你能不能陪他走走。


沙滩上印下你和他的脚印,海面黑而冷,却被月光照的如镜子般清透。

你和他坐在岸边,耳畔满是海浪的声音,风拂面,风吹过的每一秒你都...

【我英乙女】某女寝的日常(误)夜谈

*第二人称——你:人送外号(其实是咔酱)”男仔头”

*某日大合宿,继上篇被告白了的咔酱情节

*女寝夜谈慎入


芦户:我说,大家都有没有喜欢的人呀~

丽日御茶子喷出一口茶:喜喜喜喜欢的人什么的!我完全没有哈哈哈!

耳郎:男生都是白痴吧。

蛙吹:耳郎酱你是在说上鸣吗?

耳郎喷出一口水。

八百万:感觉我会喜欢十分绅士的人呢……

芦户:啊,轰同学那样的?

八百万:咦???

叶隐:总觉得我喜欢那种……像古今穿越的,很有文化感的人哎……

芦户:啊!龟仙人?!

众人:为什么!

蛙吹:是尾白同学吧。

众人:你又是为什么。

耳郎:其实常暗同学也能算是古今穿越吧,只不过是异世...

不该用这样的情侣头
我满脑都是咔酱啊啊!!
你他妈是咔酱吗!(暴击而死
(厚脸皮地打上胜茶

【我英乙女】某男寝的日常夜谈

爆豪胜己x你

*第二人称——你:人送外号(其实是咔酱)”男仔头”

*某日大合宿,继上篇被告白了的咔酱情节

*男寝夜谈慎入

-不断练笔的乙女希望喜欢!

请不要客气地吐槽吧

劳累了一天的男寝晚上依旧热闹。

濑吕:可恶,尾白快饶到我后面包抄他们!

键盘噼里啪啦。

尾白:砂藤!你不要打队友啊!

饭田眼镜泛着必胜的光,在游戏机上灵活地按着键,嘴里碎碎念着:原来如此,一直以为是无聊的东西,原来游戏也是需要英雄精神,判断力和实用能力的,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来好好战一场吧!

众人:不,并不是这样的,只是游戏而已……

切岛在窗边打着拳,呼哈呼哈地喊着。

上鸣电气突然惊呼:喂!峰田你鼻血……...

【我英乙女】当咔酱翻开女孩子的笔记本

爆豪胜己x你

※乙女向练笔中希望喜欢)

请不要客气的吐槽吧!!

当爆豪胜己仍旧顶着一张苍天负我的不爽脸走进教室时,他注意到了你桌上的东西。

蓝色的笔记本。

当伸出手想要拿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道德伦理常识知识的谴责,于是他以向敌人开炮的速度左左右右迅速张望,发现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后拿起了笔记本,端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翻阅。

规整的字体和清晰可见的备注。虽然老吐槽绷带家伙的干眼病,但那家伙上课讲的话倒是一字不漏地记下来啊。一本普通的笔记本,对其下定义后爆豪胜己突然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要那么紧张了。

[切岛同学的战斗服有点像禁忌play]

噗哇!!!翻下一页的这一刻爆豪胜己...

【我英】心操人使的隔壁邻居||心操人使x你

心操人使x你

※仍是第二人称 乙女向不喜勿喷 

※心操很可爱!

※爱他就要勇敢去追他!

※心操人使是个很狡猾的隔壁老王

心操人使过着一日三餐,白天学习,晚上锻炼,向着想要成为的英雄的模样朴素地生活着,谷歌各种说话技巧是他的每日必备。

现在,白日,雄英,走廊,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隔壁邻居。你们一路基本上是一个学校上来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却是不怎么说话的关系。

什么事。感到涌向食堂的人越来越多的危机,他率先开口,带着一些不耐。

啊……你好像咬到舌头。想拜托心操一件事……

什么?他没听清。

你大声了些,想拜托心操一件事!

他哦地点头,你伸出手拉住他的衣袖,将他轻...

【我英】你对咔酱有些不可描述的念想/

爆豪胜己x你

※在开始前要说点什么

※第一次用第二人称有些怪怪的呀 可能以后还是会用第三人称hh

※咔酱的温柔是世界上最最的温柔!

※想要咔酱做我的男人!

来打一场吧,爆豪胜己。说话之后站在讲台上正准备主持班会的饭田不知发生了什么地挥着双手,而眼前人的视线也从窗外收回。

红眸注视。“男仔头……你谁啊?”抿嘴说话间满是不屑和烦躁。

至少记一下插班生的名字吧。你也扯扯嘴对他说。于是重申对他的挑战。好啊,他说,终于露出笑容。果然只有战斗能让他提起兴致,你想。课间吧,你说。啊,行,十分钟够了,他扯着嘴角颇感兴趣地答道。

世界会毁灭的。切岛预感性地这样说。

 

“...

X小姐的私人服务

大家都问我是如何成为大学里的年纪第一的。我的理由很简单:过去的我+一点点超能力而已。


6:20am

  一双露在被窝外的脚,旁边的手机屏幕亮起,随后不久发出声响。

  视线中是模糊与深蓝,耳膜捕捉到的是朦胧的声音。

  仿佛是在大海中的呼吸。

  “喂。”

  声音慵懒的同时通透起来。

  “嗯……嗯……我知道了。”

  说着挂掉了电话。

  歪在身上的大号睡衣和炸起的头发,挠着背,撩开蚊帐。...


快八月的七月

想进到厨房,莲姐在里面接水
想着这样进去也不妥吧便在门口盯了一会儿
她说我是窗边的红唇女人
我觉得可以做悬疑小说的名字了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