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双神】旧雨-TWO

“好痛!”感受到脑后猛地拉力,神威稳坐的身形一晃,不爽地转过头来,开口:“干什么啊……”不出所料地看到了颤巍巍站在他身后的神乐,她的手仍抓着他的辫子。“像你这样扯,头皮都会被扯掉的。”说罢,娴熟地抱起神乐,将她放在自己盘坐的腿上。

  握着她的手,神威开口:“会喊妈妈了吗?妈——妈。”他张大嘴巴,字正腔圆。

  “唔……嗯。”

  回应他的仍是孩童模糊的呢喃。

“神乐真笨!”

  他笑得开心,双臂将她罩在怀里,下巴放在她脑袋上。

  “啊唔——”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啦!不会是承认了吧?”他嘻嘻哈哈地笑着。

  神乐的脑袋猛地一抬,使他出乎意料地咬到舌头,痛的浑身一颤,而怀里的人则又咯咯地笑了。

  看来真的很喜欢他被惹怒的样子啊……神威嘴角扯着难看的弧度。以后不得气死他……

  乒。

  听到了碗砸锁在地上的声音,如利刃坼裂宁静。

  神威一惊,那回音像是碎片,刺得他耳边疼。

  放下神乐,闻声跑去。

  樱发散开在地,因疼痛而蜷缩着身子,眉头紧皱,双目紧闭,涔涔的汗挂在她的前额,嘴角沾染着点点血迹,点红了神威的眼底。

  “妈、妈妈!怎么了?!”

  

昏黄的灯在头顶笼罩着,随从窗缝里挤进来的风晃荡。

  神威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手里拿着盛满药汤的碗,那汤已凉。

  江华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嘴唇干涸,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去。唯胸口的伏起证明着她还在呼吸。

  被单上血迹斑斑。

  他看见倒下的母亲,他将母亲安顿在床上,自那之后她又吐了多少次血,他已经数不清了,只是,猩红的血在他的眼底渐渐暗淡下来,他已渐渐习惯并且麻木。

  黄昏下的巨大阴影,渐渐笼罩了他。正如母亲那不可抑制的疼痛。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母亲的病痛……从神乐出生的时候起?不,或许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吧?他注意到了,母亲不时无由的皱眉,轻微的咳嗽与弯下去的腰……他只是装作没看见罢了。

  母亲身体很好,母亲很强。

  他这样安慰自己。

  所以他只是和平常一样,看着这样的母亲,一句话也不说地便跑出去,到夜晚才回家。

  但是不管多晚,那盏灯总是亮的。

  母亲,总是在等他。

  妈妈,你怎么了?他不敢问,也不敢去想——要是有一天,那盏灯不再亮了怎么办?没有了母亲,他的世界便是永远的黑暗。

  但是如今,黑夜最终是来临了,层云遮蔽了他的天空里唯一的亮光,寂静无声地吞噬着他的世界。

  他颤抖着,蓝眸在眼眶里止不住地收缩,气息变得急促,盯着昏黄的地板。

  妈妈,会死吗?

  血花在大脑里不断扩大,流淌着。

  要是母亲死了,他该怎么办呢?他该到哪里去呢?可能会发高烧死去,可能会因寒冷而死去,可能会在街头被人打死……

  好害怕。

  害怕到颤抖不已。

  ——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

  “哥……”

  细微如蚊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震荡在他惶恐的心灵中。

  将一切恐惧驱散。

  “哥哥……”

  他回神,发现本在手里的那碗汤已经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她坐在地上,瞪着那双蓝眸注视着他,小手拉着他的裤脚,嘴巴撅着。

  仅仅是这只小手,仅仅是这样一轻扯,仅仅是这样一声呼唤,便将他从黑暗中拉出。

  他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了泪光。

  他牵起嘴角,手抚上她的脑袋。

  “笨蛋……应该先喊妈妈才是吧?”

 


评论(5)
热度(16)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