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結緣神同人】THREE-A

  长长的头发。

  破碎的梦。

  宿傩醒来。

  “战争开始了,少主。”

  走出门时,漆戦看着他说。

 

  他飞驰在龙宫里,在大殿前停下脚步,出征前的誓师歃血已经结束,他踮着脚试图在茫茫大军中找到那个身影。

  唯有陌生。只一夜之间那个人的身边便聚满了同伴。

  “臭老头……”宿傩咬牙切齿地骂:“把我当成养在深宫里的小姑娘了么!这次你死了才好!”边说着,一辆货运壳车被海们拉着,进入他的视野。“不会让你再小瞧我了……”他盯着那辆车。

  “我会成为比你更优秀的龙王。”低声说,趁随从不注意,一溜烟钻进了车内。

  而身后不远,漆戦转身离去。

 

  军队一直在行驶,宿傩不知睡了多久,听到他人的对话声。

  “就在这里了吧?”

  “嗯。不知道这次战争又会打多久。”。出发的时候没吃早餐,又昏睡了一路他已经饿得不行了。

  “是谁在哪儿?!”一个声音毫无防备地厉声传来。

  宿傩吓得赶忙蹲下,一堆贝壳在他的兜里发出声响。他

  “南极洋的小势力,没关系吧?”

  “没关系?龙王大人都亲自出动了,会没关系?建炎、璟绪大人这样的众将也都来了。”

  “但是……”

  “嘘!这不是吾等可以讨论的!赶紧整理货物,准备晚饭了。”

  被同伴呵斥的兵将应声,走向壳车,却皱了皱眉,顿住脚步。

  “怎么了?”同伴没好气地问。 

  他钻进了壳车,环视着里面的货物。

  “不,没什么。”

 

宿傩嘴里和包袋里都塞得满满的虾米贝壳一类的食物,体会着虾米在嘴里的醇香,他猫着腰小心翼翼地在海珊瑚里穿梭,无比满意地打响了嗝。出发的时候没吃早餐,又昏睡了一路已经饿得不行了。

“是谁在哪儿?!”一个声音毫无防备地厉声传来。

宿傩吓得赶忙蹲下。

贝壳在兜中咣当。他全身冒起了冷汗。

“是谁?快出来!”

珊瑚微影之间,他小心地抬头。

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胸前的徽章散发着幽幽的蓝光,宛如深海里盛放的花。而他的龙角,也异于其他,呈现着怪异的灰蓝,像是锈迹斑斑。

宿傩认出来了,并且也不会忘。在书中学到的,“蓝水母”与灰蓝的角——南极洋的龙族。

冰冷的血液。

敌军。

士兵转过身来,宿傩惊地背过身缩紧身子,手紧抓着装着贝壳的兜。

我操,怎么办?

他会被认出的。

海洋里的所有,都会认出他的。因为他是唯一的龙王的血,他是唯一的纯白的龙角。

屏息之间,他听见士兵的接近——只有逃了。

双腿一瞪,他便跃入海洋,向另一个方向飞快游去。

士兵粗吼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感到一股逼来的戾气,却也不敢回头。

他拼命地摆动双脚,却也没有强壮的士兵游得快。

心里咒骂颙龑把军队驻扎在离敌军这么近的地方,同时也深感无力。他游得很慢,就如海里的任何一个龙族,任何一条鱼。随时有可能溺亡与此。

 

“爸爸。”

被稚嫩声音喊停的背影,转过来。

“怎么了?”

“爸爸。我也想去打仗。”

男人只是笑。

“笨蛋。”

 

“喂。”

少年的他喊住他。

男人看着他。

“我……想去战场。”

“不行。”

“你太弱了。”

转身而去的男人背影,阴影浓重。

 

我才不弱。

他喘息着,末路到一滩巨大乌黑的章鱼池面前。

 

“我们拥有唯一的角。”

“但是,我们可以改变。只要你想。”

“但是会很难。有些家伙终其一生也学不会。”

“学不会?明明是龙王的继承人?”

“不是谁都拥有天赋的,宿傩。你……………”

 

你做得到吗?

小鬼头。

 

做得到啊。会做给你看的。

因为我是,最自由的。我是有天赋的……我是,你的儿子。

噗通。

章鱼池的油腻包裹了他。

 

“大人,属下在领地附近抓到了这个小鬼。”

被称作大人的将领慵懒地转动椅子,转过来。对上一双少年的黑眸。接着在触及到他的中长黑毛,和灰色竖型小龙角时,嫌恶地开口:“哪里来的脏鬼?”

粗莽的声音。宿傩看见他的黑牙。

   士兵开口:“属下也不知……只是他就在珊瑚海那边鬼鬼祟祟……在追他的过程中,他就掉进章鱼池里了……”

  将领注意到宿傩紧握的拳头,便去将他拳头扳开,几个贝壳落地,发出微妙的声响。

他眯着细长的眼,紧密而沉淡的视线扫荡着宿傩的全身。

鱼的视线。

仿佛不在看,却深在眼中。

宿傩一阵不适。

他摆摆手,低声:“带他去洗洗。” 

士兵: “不会是颙龑那边的间谍吗……”

  将领只是看着棋盘,没有再转过头:“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到现在都是个杂碎吗?”

  士兵:“啊?”

  “快滚!”他终于不耐烦地,像是要驱逐苍蝇一般大吼。

  士兵如苍蝇般仓促而退。

  出了如水母状的兵营,宿傩发现手心已布满汗水。

  那个男人看穿了他。

  他有这样的感觉。

  一个只是“看门狗的男人”,竟有这样的实力。这支叛军……

  “妈的,也不过是个看门狗,嚣张什么!”  士兵碎碎念起来,一把推向宿傩,吼道:“快走!你就去畜营里管畜生吧!真是的……吃力不讨好。”

  宿傩踉跄着往前走。

  为什么,南极洋要叛乱呢?他们可以算是海洋中相对独立的一片地区,平平静静地生活不好吗?

 

宿傩就被丢进了温凉的水池里,水池中到处漂浮着肮脏物,看来已是他人洗完澡的污水。

士兵:“好好洗洗,脏死了!一会儿有人会带你去畜营!”

宿傩:“这支军队是要打谁啊?”

士兵:“啊?关你什么事?你别管打谁!反正我估计你,一会儿就不知道死哪儿了。”说完,士兵准备走。

宿傩:“这样啊……看您的样子,本以为您是位很有战略的……应该说,在我看来,是才能不输于刚才那位大人的未来将领呢。”

士兵脚步顿下。

宿傩:“您有见过龙王大人吗?听说是海洋里独一无二的角,我却觉得灰蓝色也很美。”他眨乎着少年的双眸,笑着说。

士兵转过身来,笑了:“那么,你也不用去见龙王大人的角了。因为他很快就要消失了。龙王之座是少主的。那龙王就算再厉害,也不会料到四十万大军就围绕在他军营的四方,不管往哪里走,都是死路一条。而不管在哪里,都会有看门狗那样的家伙存在。”

士兵:“小鬼,别再说好听的话了。你还是要去畜营管畜生的。”

“但是你眼睛好黑啊。我在海里没见过这样的颜色。”

宿傩握紧了拳头。

“怕不会是人类吧?”

宿傩笑了。

“不是呢。我是海魔鬼的混血。”(一种很黑很丑很龅牙的深海鱼)


———————————————————————————————

写着写着就把宿傩变成深宫的小姑娘了=口=!不对啊他可是大海的男人啊啊啊!!正在努力把他掰回正轨……

开学了很忙呢哈哈哈,很久没有认真专注地更完自己的脑洞了,一定不能坑呢23333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3=

评论
热度(5)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