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我英】心操人使的隔壁邻居||心操人使x你

心操人使x你

※仍是第二人称 乙女向不喜勿喷 

※心操很可爱!

※爱他就要勇敢去追他!

※心操人使是个很狡猾的隔壁老王

心操人使过着一日三餐,白天学习,晚上锻炼,向着想要成为的英雄的模样朴素地生活着,谷歌各种说话技巧是他的每日必备。

现在,白日,雄英,走廊,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隔壁邻居。你们一路基本上是一个学校上来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却是不怎么说话的关系。

什么事。感到涌向食堂的人越来越多的危机,他率先开口,带着一些不耐。

啊……你好像咬到舌头。想拜托心操一件事……

什么?他没听清。

你大声了些,想拜托心操一件事!

他哦地点头,你伸出手拉住他的衣袖,将他轻轻拉到旁边,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凑在他耳边说。

好热。感受到你鼻息的一瞬他这样想。然后话语才渐渐进入耳朵:……可不可以控制我……

去向绿谷出久告白。

白日,雄英,走廊。你站在他面前,满脸通红。

“对于心操来说,应该不难吧?”双手背在身后,不安地说。

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种请求。应该很有卖点吧?说不定会赚很多钱。他转念一想。“为什么?”想了想,问了句。

“我连靠近绿谷同学都……做不到。”你说,只是提到那个人的名字红到了耳根子。

他看着你,挠了挠头,也不是不行,慵懒地开口,只是有些要求。

 

闹铃六点响起,心操人使在拉开窗帘时也看到了对面的人正在桌前收书本。你抬头,看到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着挥了挥手。他好像看到了,却只是一瞥,下一秒脱掉了T恤,眼神在触碰线条和少年肌肉的一刻收回,只好迅猛地进行360°旋转,简直比实战考试的时候还快。

并非是青梅竹马,也不是正常邻居关系,要说邻居关系只维系于父母,你们俩人从小遇到一块儿就只能是窒息的沉默,清晨拉开窗帘打招呼,一起上下学这种情节对两人而言只是漫画里的故事。

心心心心操,我跑不动了……出门20分钟,你累到结巴,在一边喘气。眼里走入一双鞋,心操人使站在你面前,海藻的头发竖立,黑眼圈厚重的眼冷淡地看着,盯着你浑身一凉,本来你也不懂为什么他要叫你和他一起晨练。

他的手指了指,你顺着手指看到一家拉面馆。两碗拉面,在那儿等我,七点半我准时到。说完他就跑远了,嘴里那句心操也没喊出口。

两碗热气腾腾的拉面摆在面前,5分钟后店里排起了长龙大队,再3分钟后那个高挑瘦削的身影挤出人群,额上还挂着汗,安稳地坐到你面前,甚至没有看你一眼就开始呼哧呼哧吃了起来。原来是让我来排队啊。这时你终于明白他的用意。快吃啊。他说一句,你就赶忙吃起来。

午间,他和你一起在食堂吃饭,你递给他要的酸奶,手却在一瞬间僵硬,整个人缩到心操人使的身影中。你怎么了?他拿过酸奶,奇怪地盯着垂头不说话的你。啊,心操同学好久不见。这时身后响起的是绿谷出久的声音,心操人使转过身去,啊……他说,好久不见,你……伤好了啊。绿谷出久比划着初愈的手脚笑嘻嘻地说没问题。

他走了哦。看着绿谷出久走远,心操人使说。双眼发直,浑身颤抖,红里透粉,心操人使见此状吓得咦咦地,太夸张了吧??!所以一定要拜托心操啊。3分钟之后恢复正常后,你叹着气对他说。我也可能操控你做其他事哦。他突然说,你瞬间停止啃菜盯着眼前的人。什么?回答的这一瞬被控制。你是笨蛋啊。他这样说着,解除了[个性]。

这样每日一起晨练一起午休一起回家的日子持续了一周。明早我要吃豚骨拉面!中午要猪肉排骨饭!走出校园,翻出你的食谱小本子你絮絮叨叨地说。心操人使没有回话。一小步跳到他面前,心操要吃什么呢?话说明天还是一样的酸奶吗?你,去找绿谷出久告白吧。哎?你吓了一跳。为什么……而且都已经放学了……他抓住你的肩膀,用力之间让人感到强势与压迫,微微后退了一步。我、我还没准备好……结结巴巴地,你紧张地闭了眼睛。你还要磨磨蹭蹭多久啊?其实这些所谓的“要求”都是狗屁,只要你说一句你要去做,我就会帮你的,在这种小事上都畏手畏脚你和那个绿蓬头也是很配了……为什么?在他的话语中几乎喘不过气,明知该把嘴闭紧却还是小声问出了口。

 

绿谷出久站在你面前,旁边是困惑的丽日和饭田。

晚霞下他困惑的面容与仿佛要被燃起来的头发。丽日君,我觉得在此我们应该是退下。哎?饭——丽日的声音尚在,下一秒却只剩饭田引擎留下的烟雾。饭田同学?!!绿谷抖了三抖,脑袋像生锈了一样转回,目光落在你身上。

什、什么事呢……

头发好乱啊,好想摸。雀斑也红红的。

我…………

 

前所未有地发动[个性],以每分钟的超快时速,心操人使感受到脸庞划过一阵风,于是你就出现在面前。心心心操!还是结巴的,速度太快脑门都吹亮了。你、你怎么就走了啊!我,说了哦!心操人使还没从惊诧中回神。哦、哦,挺好嘛。虽然被拒绝了嘿嘿。有什么可傻笑的啊……但是好奇怪哦,告白的时候我大脑异常清醒,可能是绿谷同学太可爱了……又在说白痴话啊。他想。我没控制你。心操说。啊?在你找到绿谷出久后我的[个性]就解除了。啊啊啊??你简直要尖叫起来。那么我我我!脑子里不断闪过少年红透的脸和闪闪发亮的眼睛,头上冒气。

白痴。见你愣在一边,他冷哼地走过。

等一等啊心操……心乱如麻,还是紧跟他的步子。这是耍赖啊……你不喜欢这样?他打断。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虽然自己是告的白更有成就感了但是我们俩说好的不是这样,这算是毁约啦!心操心操,你在听没有啊?心操人使突然站定,你一股脑撞在他背上。搞什么……

他转过身来,看着你。

明天要不要一起跑步?他问。

你摸着被撞到你的鼻子,一时间没懂他的脑回路。好啊……不要转移话题啊你!跑步的时候你都在想什么?啊,我啊……等等,都喊你不要转移话题了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70)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