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我英】你对咔酱有些不可描述的念想/

爆豪胜己x你

※在开始前要说点什么

※第一次用第二人称有些怪怪的呀 可能以后还是会用第三人称hh

※咔酱的温柔是世界上最最的温柔!

※想要咔酱做我的男人!

来打一场吧,爆豪胜己。说话之后站在讲台上正准备主持班会的饭田不知发生了什么地挥着双手,而眼前人的视线也从窗外收回。

红眸注视。“男仔头……你谁啊?”抿嘴说话间满是不屑和烦躁。

至少记一下插班生的名字吧。你也扯扯嘴对他说。于是重申对他的挑战。好啊,他说,终于露出笑容。果然只有战斗能让他提起兴致,你想。课间吧,你说。啊,行,十分钟够了,他扯着嘴角颇感兴趣地答道。

世界会毁灭的。切岛预感性地这样说。

 

“喂,半边脸混蛋你的头怎么了啊,是不是洗头的时候用错手了啊哈哈哈!”舔着冰淇淋爆豪胜己对于食堂偶遇的轰焦冻浑身颤抖地爆笑起来,今日的轰焦冻与平日不同,顺帖头发已然是乱糟糟的爆炸头,却仍然是两半分明。

“嘻嘻,切岛君的鸡窝头称号可以给你了。”你在旁边小声笑。到爆豪胜己那儿转变为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让鸡窝头那家伙把鸡窝头让给你吧!!话音刚落,手里的冰淇淋便燃起一团火,爆豪胜己惊诧间将冰淇淋甩掉,化为地上一滩黑糊糊的东西。喂你这个半脸混蛋——!这回是你爆笑起来。

“笑什么啊蠢货!”他对你吼完,又瞪向轰。

“是我姐姐煮饭的后果。”他风轻云淡地说道,随后微微偏头,看笨蛋的眼神:“还有,我洗头是用两只手。”

“你他妈给我站住——你咋回事啊,别笑了!”他黑着脸对你叽歪。

“你不要这么大声啦,给你喽。”把冰淇淋递过去。

他看了一眼,火气没那么大了,不要啊。说着推开你的手。

走廊上。

他和你组合着又对普通班的心操冷嘲热讽,说他黑眼圈又重了,是不是晚上干了见不得人的事。你之后问他那人是谁,他很令你震惊地说记不得了,只记得好像是个有着了不起个性的猥琐家伙。

而对于绿谷出久你却不选择和他一起笑。为什么你不笑臭久啊?他颇为不满地说。因为绿谷同学很努力哎。照你这么说大家都很努力啦,为什么是臭久啊!你真是非常针对绿谷同学。他暴怒,吵吵囔囔地说明明是你对绿谷有偏爱!

虽然争执不下,却还是在课上传纸条吐槽相泽老师的干眼病好像又加重了。爆豪胜己看着小纸条笑得喘不过气。

他们是怎样一对魔鬼组合啊,明明有爆豪就够了啊。全班达成了这样的共识。

欧尔麦特也跟绿谷提到最近的爆豪少年好像返老还童变成小学生了,绿谷先是吐槽了返老还童再接着说那两人一场战斗后一拍即合,相见恨晚,小胜能和别人那样“和谐”相处的确很难得。

“喂,男仔头一起回去啊。”他对你说。“我发现一家超好吃的冰淇淋店。”像分享宝物一样很愉快地对你说。

好啊,你说。

 

今日,超级爆炸臭名与荣誉同在的小怪兽般的爆豪胜己被人告白了。在走廊里被匆匆塞进一封,情书。切岛听闻后大为惊叹不是挑战书而是情书,峰田抱着自己的桌子哭为什么是爆豪胜己这样的魔鬼。

当时你和他在一起,你们俩一起怕情书里有炸弹一般,小心翼翼,一字一句地读完了每一个字。你对他调侃,咔酱你很受欢迎哦。但下一秒那封情书就被他烧在手里了。你这样盯着我干嘛?他困惑地问你。你为什么烧掉?没有任何意义的垃圾我为什么要留着?你才是垃圾,大垃圾!!你酝酿了半天终于对他吼,顺手拉开走廊的窗户就跳了下去。他看着你瞬间不见,张大嘴巴发出了咦咦的声音。

一颗巨型炸弹掉下来似的,他跟随着跳下,引得操场上一片骚动,他从一片烟雾中急急抽身,快步想追上你,你到底怎么回事啊?!他想抓住你的肩头,却被你身上弹起的电光闪开。

他吃痛地收回手,头发全立起来,红眸里满是不解和愤怒:“混蛋!!别莫名其妙就生气啊,要打架就来啊啊啊!!”说着手掌之间火花迸进,双脚在磨皮擦痒间飞射出去,爆炸般的黄毛向你飞来——

震耳欲聋。

校园里响起警报,脚踏开烟雾,他很震惊地看到你躺在不远处,身上微微闪着电光。

他张了张嘴,脚步也顿了顿,却还是双手间一炸向你飞去,双腿笨拙地刹车,蹭着沙尘趴到你旁边,瞧见你藏在双臂里的表情后惊慌失措起来,你他妈哭啥!你他妈!哪儿痛吗?!我、我打到你了?我操你说话啊!他的声音在你耳边叽里呱啦地喊,那张脸几乎要贴过来了。

“痛……”

“啊啊?”

“痛死了。”哭起来。“痛死了啊混蛋……”泪水哗啦啦地流下来,把爆豪胜己吓得在原地动不了,你你我我地说不清话,下一秒就麻利地将你抱起来,飞速地送达恢复女郎的保健室。

恢复女郎又推又挠地在爆豪胜己把你送到后轰了出去。臭老太婆咋回事啊啊!!他在门口咆哮。你给我好好照顾她啊!!

恢复女郎知道你只是擦伤。你真是笨蛋哎。她说。幸好爆豪君只是乱打一通,并没有瞄准不然可能真的会死哦。反正都很疼啦!你发脾气地说,在床上踹被子,让恢复女郎快点进行治疗。我这里可治不了恋爱嘞。你说什么???!你惊吓地看到隔壁的帘子被粗暴地拉开,欧尔麦特消瘦的面容边咳一口老血边惊呼。

 

爆豪胜己很不理解今天一天发生的事。

下午的课他一点也没听进,不管是轰的又一次爆炸头,还是干眼病还是绿谷他都不想笑了,连话也不想说了。

“爆豪君你真是太迟钝了哎。”那个青蛙女说。

 

夕阳落下的时候,你终于愿意走出保健室了,打开门第一眼居然是那张永世不爽的脸,爆豪正准备开门的手松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今天可能不小心会杀掉你哦,他嘟囔着说。哦,你回答。妈的你这是啥回答!我不想杀死你!!我知道啦,别对我吼!他语塞。

你们僵持了一瞬。他挠了挠头,低声说,我回复了……啥?我好好给人家回复了!哈……你眨眨眼睛,你怎么说的?白痴啊你,当然是说我不想结婚啊!你爆笑,你就这么当着人家全班说的?对啊!难道我用校广播大声告诉她吗?!他撇嘴。你笑着说他真是绝世无双的大傻瓜,他气得头顶冒烟。

“现在我们能不能回家了……”在你笑得喘不过气的时候他闷闷地说道。可以的可以的,你赶忙回答。

关上保健室的门,两人一起走在走廊。

“你啊,以后别哭了。”他说。红眸瞥开,他咂嘴:“不知道为啥……你一哭我感觉全身别扭。”他扭了扭。看到你这样我也挺别扭的。你说。妈的!反正就是我很难受啦!你妈的以后不准哭了!!哦,你随口一答,我要是再哭就麻烦你轰醒我啦。说着你凑他很近。

他的脸红了一瞬,被夕阳照耀。

“随、随便你啊!”

你嘻嘻地笑着,和他并排走。

至于心底那个秘密,还是再藏一段时间吧。

 

————————————————————————————

碎碎念 要成为咔酱意识中存在的人只有强到能与他为敌的地步吧 要不断变强才能成为咔酱 的女人 呀(喂

评论(3)
热度(79)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