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X小姐的私人服务

大家都问我是如何成为大学里的年纪第一的。我的理由很简单:过去的我+一点点超能力而已。

 

6:20am

  一双露在被窝外的脚,旁边的手机屏幕亮起,随后不久发出声响。

  视线中是模糊与深蓝,耳膜捕捉到的是朦胧的声音。

  仿佛是在大海中的呼吸。

  “喂。”

  声音慵懒的同时通透起来。

  “嗯……嗯……我知道了。”

  说着挂掉了电话。

  歪在身上的大号睡衣和炸起的头发,挠着背,撩开蚊帐。

  天刚亮。

 

  蓝白交替的牙膏。

  粉色的牙刷。

  染着黑点的镜子。

  有点发霉的杯底。

  碎在后脖的细发,窗外灰暗的天空。

 

9:00am

  粉刷了绿墙的教学楼走廊。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拨通了电话。

  “喂,我说。”

  “九点了,起床了。”

  手机屏幕保持亮着。

  电话那头的人说着话。

  “你怎么起这么早。”

  “哎?我啊……”

 

10:15am

  坐在教室的的第二排。

  “刚才那张PPT是啥?”

  “哎,我没记到。”

  旁边的人伸长脖子过来,我下意识地把手机往自己怀里揣。

  他吃瘪了的样子,重新坐回身子。

  好糟糕呀,可能被看到了。

  “当你手指压向波光闪闪的琴键,你的斜肩就会轻轻抖动。我在这一刻感受到对你的性欲。”

 

考试前夜

  “我他妈今晚要熬夜了。”

  “谁能记得?敢问谁能背完?”

  “你他妈咋还在这儿看电视剧呢?”

  感受到了身后室友在我肩膀上的一掐。

  “我啊……”

  电脑的荧光,紫色蓝色银色的。

  “人们说来冰岛要看的东西有两样。”

  “一个是极光。”

  “另一个就是你啊。”

 

成绩来临的那一夜

  “敢问谁能上90+?这卷子谁能上90+?”

  “你咋还在这儿看电视剧呢?查成绩没?”

  室友用手指弹我的后脖子。

  “I am not just me,I am also a we.”

  “None of us were ever as strong as you.”

 

  清醒地感受到讲台上的聚光灯。

  同学们的目光,激烈的困惑的无痛无痒的。

  国家奖学金的奖章深切地拿在手中。

  “你问我为什么这样哦?”

  “其实也不是很难吧。我,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成绩上的基本稳定。”

  “历史本来就是这种东西哦?有些基础永远不能忘记。”

  “忘掉?”

  “你脑子里装的是水吗?”

 

6:20am

  铃声响起。

  接起。

  “喂?”有气无力地说。

  “该起床了哎,到点了。”

  “嗯……”

  “你的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我。”

  “嗯……”

  “我真的不想变成你这样哎,拜托快起来吧。”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

打着大大的哈欠,泛红的眼睛。

从床上爬起。

 

10:15am

上课铃打响的瞬间睁开了双眼。

 一如既往地漂浮在空中。

哎,我的技术好像变好了。终于不是八爪鱼样的而是抱拳盘腿地空降了。

空降在高中教学楼的空中。

“人都是见异思迁的……”

哦,是杨主任,好久不见了。

他对着几个手挽手的高中女生说到,但还没说完,那几个女生已经走了。

哇就这样走了我真没礼貌哎。

真想说一句啊。

盯着“我”的背影。

他说的没错哦。

*

 

“你又想干什么啊?”

角落中我看着“我”。

准确地说看着高中时的我,厚厚的短发和红色的镜框,比起现在圆乎乎的脸和不高兴的脸。

“我要考试啦。”盘腿浮在空中,我笑嘻嘻地说。

“滚,我心情不好。”

被自己凶到了。

“换寝室的事吗?”

“没关系吧?你很快就会有新的寝室了,你会和喜欢现在这个寝室一样喜欢那个新寝室,或者更喜欢。反正现在这个寝室,你并不是喜欢所有人吧?没必要为此流眼泪吧?”我说。

“你是谁?”“我”突然红着眼问我。

我一下懵了。“啊……你的未来啊。”

“去他妈的未来!”“我”手大力一扇,好像我只是个烟云幻象,便生气地一步步走开了。

我呆然不动。

看到了高中的好友问“我”怎么了。

然后友好三人便走进了厕所。

我在好友A的裤兜那儿看到了什么。

哇又到厕所吃臭干子哦。

 

考试time

  啪嗒。

  开关被打开的声音。

  通体白色的教室被白光照亮。

  像个刑牢。

  过去的我这样说。

  偌大的教室中央摆着一副小小的桌椅。

  白黑蓝相交的校服,袖口黑了一圈。

  过去的我坐到位置上,桌上是一张考卷。

  正前方挂钟如国旗一样挂在白得发光的墙上。

  “时间是13:50到16:25……”

  “你妈的卷子少一张??”翻看着那张薄薄纸的前后页。

  “……不是。”

  指针一步步接近。

  大学狭小的教室中,老师头顶走动的钟表,头顶旋转地风扇,试图转动夏日闷热的空气。

  湿润粘乎的皮肤贴着桌子与试卷。

  上课铃打响。

时间到了。

  “开始了。”

  此时在大学教室中的我瞪起炯炯有神的眼睛,毫不犹豫唰啦唰啦地写起来。

  同时“邢牢”中的“我”也在奋笔疾书。

  我浮在空中游荡,瞟着卷子上的字。

  真是丑不忍睹。

  但是,看着那五根手指、手腕、肘关节的完美杠杆运动,我想起了地理老师的话,真是像机关枪一样。

  “喂。”

  “咋啦?”

  “《洛伽诺公约》我没背过。”坐在椅子上那人凶巴巴地瞪着我。

  我空着的双手“嘭”地一下出现世界现代史的书,迅速翻到那一页,又嘭地放到了桌上。

  14:30pm,她,不,“我”写完了。

  把笔塞回笔袋,迅速地拉上拉链,仰着头,用那双眼睛看着我。

  不开心也不难过的眼睛,冷静地盯着浮着上空中的我。

  看得我浑身一冷。拜托哎,这可是你一直期待的超现实现象!还是说只有初中的我才期待这个东西吗?

  “OK了。”完成任务般的,“我”说。

  “哦,谢了!”我站到桌边,审阅般的检查卷子。“你可以去享受一天的假期啦!这次的设定也一样哦,周六一整天,晚上可以去看《冰雪奇缘》。啊我当时真的超想看,好像全世界都看了就我没……”

  “我”站起来,向那扇门走去。

  “其实也没什么意义吧。”

  “哎?”

  “这种交易我真的很吃亏。”“我”很严肃地说。“反正我也会忘记,谁也不会记得这种记忆。到最后即便是‘我很讨厌未来的我’这种事也会忘记,什么也无法改变。”

  被自己讨厌的感觉好像比被别人讨厌更糟糕。我讪讪一笑:“及时行乐喽。”

  “我”没有再多逗留一秒,打开那扇门,我闻到夏日的味道。

甩门离去。

  “明明刚开始很高兴啊……”手里拿着卷子,我嘟囔着。

  在人生轨迹中获得如梦般one day plus,这一天不受时空的任何管辖,是完全的被赠予的、人生额外的一天。在这一天“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去看想看的电影,吃想吃的东西,见想见的人。

  但这一天是梦,在到达0:00的那一刻一切归零。这一天会消逝。关于这一天的记忆和所有东西都会消失。第二天的“我”是正常人生轨迹的我,不会记得未来的自己,也不会记得帮未来的自己考试然后获得【额外一天】的记忆。

  这就是一次交易的流程。一般我是连着三天考试,所以一次交易会持续三天。“我”帮我的每一次考试都会换来【额外的一天】。当第三天结束,一切的记忆会清零,过去的我照旧过自己的生活。并且由于交易的既定规则,“我”无法向任何人说起关于我自己的任何事,是生理上无法发声的那种“说不出”。

  相比而言,我换取这种交易的条件就只是要在过去待满10min才能与过去的我说话,再赠予她【额外的一天】,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再说这【额外的一天】是从我的头发里扣的,每一天扣掉一根,对我基本上没什么影响。

  这么一想,的确是我要占便宜一些。

  

 

  “喂,你都讨厌我什么啊?”

  “我”看向我。

  “很多啊。自大、自以为是、谜之自信,好像什么都懂得样子……”

  “相对而言,我确实是什么都知道啊……”

  毕竟来自未来。

  “你为什么不找未来的你去考试啊?”

  “因为未来的我也不记得这些哎。”

  “那岂不是越来越糟?”

  “什么?”

  “你的未来。”

  “……”

  “不,准确的说是我的未来……”过去的我改口。

  “我只是忘记了这些固有的知识而已!”我反驳。

  “但你学的是历史哎?”

  “不抛弃固有的东西怎么学新知识啊!”无视“我”这句话,我大声地说。

  “我”撇了撇嘴。“这么说你在学新的东西喽?学了什么?”

  “这是向过去的你不能透露的秘密。”

  “切,反正你也只会做些自己喜欢干的东西吧?看书?写小说?睡懒觉?书又看了多少?小说又写了多少?你……”“我”顿了顿。“要成为小说家了吗?”  

  我要成为小说家了吗?

  “我”在这样问我自己。

  “这种事你自己到未来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吗。”我安静地说。

  “我”好像被我的安静吓到。

  我与“我”之间持续了一段沉默。

  上课的时间快到了。

  “我”问:“我真的没再和她们联系了吗?”

  我点头。“你又不喜欢她们,怎么可能一直联系啊。”

  哎呀我,又说了这样的话。

  但这次的“我”竟没有太多反应,于是我又小声补了一句:“但真正珍惜的都还在。”

  “我”没有回应我,只是继续问:“高中三年,你有什么后悔的吗?”

  “两件事。”像是想过千万遍了,我一秒回答,比着两根手指:“不要参加那次运动会,不要写那封信。”

  “……”“我”什么也不知道。

  “反正你第二天也就忘了。”想起这个事实,我软绵绵地说。

  “但你为什么从不提起啊?说不定就可以……”

  我赶忙阻止了“我”的下句:“这种规则不是我定的哦,是世间的真理。”

  我说的是任意改变人生轨迹这种事。

  “还有就是……”我稍微放松下来。“虽然后悔,但也不是无法挽回的事,对现在的影响微乎其微了。”

  “人生就是这么个东西啦。”

  这种轻松的话也只有在过去的自己面前说得出来。

  “这种轻松的话你也只有对我说得出来了。”

  我被过去自己的敏锐吓了一跳。

  “不去找未来的自己是怕反被未来的自己坑吧?就像你现在做的。奴役过去的自己?人真是连自己都不放过哎。”

  “奴役这个词也太……”觉得这个词有点刺耳,我下意识地想解释什么。

  但“我”没让我再说下去,只是问:“像这种对话可能有很多次了吧?”

  我一下清醒。“没有哦,这是第一次。”

  “那就是说我也在成长吧。”“我”笑了笑。“说不定记忆并没有消失哦?”

  我露出了惊恐的目光。

  “我”嘻嘻地笑着,说时间快到了,要去写作业了。

  “哦,对了。”我喊住她。

  踌躇着。“你……对他,说了吧?”压抑着终于问出口的激动,望着眼前的人。

  望着眼前的“我”。

  她反应了一会儿,笑了起来:“这个是不能向未来的自己透露的秘密哦。”

  我愣住。

  “这种事你自己到过去来尝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就是不能才在问你啊!

  “反正是在【额外的一天】发生的事,不知道也没关系不是吗?”她继续坏笑地说。“人生,就是这么个东西吧?”挑着眉毛,她一蹦一跳地走了。

  时空开始崩塌。

  我反应过来。

  “去他妈的过去……”

 

  这大概就是我的练就过程。

  我成为学霸的秘笈就是一年前自己叫床服务+高中自己的代考服务+自己一点点的超能力。

  如果你也想“借用”一下过去的自己,欢迎拨打我的私人热线:0237-2278。

  套餐A【高中的我】:100元起价,穿梭到过去的前10min不计费,>=10min,每分钟按10元收费

  套餐B【初中的我】:300元起价,穿梭到过去的前10min不计费,>=10min,每分钟按20元收费

  (以下省略套餐若干)

*请把控好你在过去停留的时间哦

*越是过去的过去起价越高哦

*为了你和过去的你着想,交易不能连续超过五天!

*受到世间真理的限制,你的过去无法向任何谈论你的事,你也无法向外界讨论过去的你

*“过去的我”只能作用于未来哦,因而不可以让过去的自己做任何改变【既定事实】的事情!一旦被发现后果自负!

 *如果目前有什么事是现在的你无法做到,但过去的你可以的话就赶快拨打上方电话,联系过去的你吧。

同时也祝各位客户与过去的自己和解。

 

X小姐的私人服务,帮你实现未来无限可能。

联系电话:0237-2278


评论
热度(4)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