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結緣神同人】TWO-C

   颙龍停下来,低头见漆戦两腿一劈坐在宿傩的宫邸门口。

  “漆戦,这么晚了,怎么坐这儿?”

  漆戦耸耸肩。

  颙龍伸头往里面看了看,同时发现漆戦脑门红红的。

  “宿傩怎么样?”

  “嗯……正如属下对您说的,一如既往呀。”

  颙龍用怀疑的眼光瞄着他,一跨步便走进大门。大海中有一道银光一闪,触碰到颙龍的衣袖,同时他听到一系列乱七八糟的声音,尚未反应过来一个从正前方飞来的贝壳就砸中了他的脑门。

  被砸的地方突显出红印,漆戦在他身后探脑。

  “……”

  他一个步子急冲到门前,一掌掴开门:“宿——傩——?!”

  宿傩此时在被窝里缩成一座小山,听到这声音明显颤了颤:“你、您——是来告诉我,您娶新妻子了吗?”

  颙龍冷静了一点,竖起耳朵:“哈?”

  宿傩猛地把被子一掀,扯起嗓门:“我说,你有新妻子了吗?”

  颙龍看着自己儿子红红的眼眶,叹气:“你怎么还在说这个?我不是说了我不会娶新妻子的吗?”

  “你没说。”

  “……好吧,我没说。”颙龍摆手。“但我现在说了。我说我不会再娶别人了,你不会有新妈妈的。”

  宿傩看着他:“我只喜欢我的妈妈,永远。”

  颙龍看着他:“我也只喜欢她,永远。”

  宿傩低下了头,将被子掀开又叠整齐,默默地钻进被子里。

  颙龍搓搓手,看了看四周,不知道要干什么。

  “……咳,你睡吧,晚上别着凉了。我走了。”

  “……以前都是妈妈陪我的。现在我只能一个人了。”

  颙龍顿了脚。

  “就算晚上踢被子也没人知道了,感冒的原因大概也就没有知道了。”他的声音闷闷地从被窝里传来。

  颙龍挠着脑袋,仰了仰头,一个转身又进去,掀开被子,把儿子挤到里面,挤进他的被窝里。他一拳敲在背对着他的脑袋上,使那脑袋不得不扭过来。

  “别像个娘们一样念了!今晚我陪你睡。”他说。

  宿傩转过来:“爸爸,刚才我以为你要揍我。”

  “好端端的,揍你干嘛?”

  “因为他们说,只要一提到妈妈你就要揍人。”

  “……你都是听谁胡说八道的。”

  “爸爸,你给我说点妈妈的事好不?”他拉了拉颙龍的衣襟。“他们说以前我每晚都有妈妈陪着。但是我不记得,我不记得妈妈的样子,也不记得妈妈的声音。你给我说说吧。”他又扯了扯,眨着眼睛看颙龍。

  颙龍却是沉默,伸手搓着宿傩的脑袋:“有时间吧。今天太晚了。”

  宿傩松下那只抓着衣服的手。

  深海悄静无声。

  “爸爸,我不喜欢门口那个人。”

  他突然开口吓了颙龍一跳。“为什么?”

  “我知道就是他提议要给我新妈妈的。”宿傩悄悄耳语,皱着眉头。“可以把他开除吗?”

  颙龍失笑。“这词儿又是从哪学的?”

  “上次人类使臣来的时候,我听到的。”他认真地说。

  颙龍笑:“漆戦很重要,我们不能开除他。”

  “他很厉害吗?”

  “是的。”

  “比爸爸还厉害吗?”

  “是的。”

  宿傩眼睛都不眨了,一副怀疑的神态。  

  “好了。该睡觉了。”颙龍将被子扯上来,掖好,他注意到宿傩脑袋后的小辫子。“宿傩,该剪头发了。”

  宿傩摇头:“我要留得像你一样长长的。”

  “好。”颙龍笑着说。

   深夜的海底自有柔光,却终是静谧。


 

 

评论
热度(5)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