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結緣神同人】TWO-A

   “少主,是龙王大人。”旁边的侍从突然停下,恭敬地说。

  “我又没瞎。”少年仰眼,咂嘴。“走了。”

  侍从跟在少年的身后。

  “我记得少主小时候和龙王大人的关系是很好的。”侍从突然说。

  少年略微沉默。“是吗?我不记得了。”

  “不过就算有,也很短暂吧。”宿傩说。“不然,我一定会记得的。”

 

    自小对父亲的记忆,只有高大的身影,阴影遮挡的面容冷峻,身边总是围着许多人,而那儿从来没有他的位置。

    就算是母亲去世后,他也很少见父亲。

    好像他只是他名义上的儿子,住在这龙宫里,却感受不到一点对方的存在。

    他并不“认识”他的父亲,尽管他嘴上这样喊着,心里那样思念着。唯一的,能感知的,能接近父亲的,只有在别人匍匐在他脚边恭敬地唤他“宿傩少主”的那一刻。只有那一刻他感到与他血脉相连,感到与他有所牵连,为以后他将继承这片父亲深爱的大海而激动自豪,为做他儿子而幸福。

    如果果真有那么一段“关系很好”的时光,他宁愿想起来。因为他对那个男人充满向往。

 

  “宿傩!是你父亲!”

  绊里突然丢下手里的沙子,激动地搓着手。

  宿傩只是抬了抬眼皮,默不作声。

  玩伴看着他:“你不去和他打招呼吗?”

  宿傩仍不说话。

  绊里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我要去给龙王大人请个安!”说完,便跑掉。

  宿傩抬起头,看到小伙伴笨拙地跑到他父亲面前,笨拙地鞠躬,他看见父亲的笑容,他听见父亲旁边的那个人,小伙伴的父亲带着责备却又溺爱的语气说:“笨蛋,别在这儿碍事,去玩儿!”

  于是他又呼哧呼哧地跑回来,蹲下来,笑容在脸上堆着,继续堆沙子。

  “宿傩。”他说。“他要走了。你不去吗?”

  “宿傩,他走了。”

  “……你好啰嗦啊。”

  “你为什么不去?”

  “我怕他。”

  “你说谎。”

  “我没有。”

  “他是你爸爸。”

  “还用你告诉我?”宿傩瞪他一眼。

  绊里又激动起来。“龙王大人是你的爸爸哎!多棒啊!你看见刚才他笑了吗?他一点都不凶!你是他儿子,他对你一定不能再温柔了!”

  “你知道什么。”宿傩莫名的一股气。“我还希望你爸爸是我爸爸呢。”

  绊里看他了一会儿,慢慢说:“那……你把龙王大人给我,让龙王大人当我爸爸吧。”

  宿傩猛地站起来,抓起一把沙拍在绊里脸上。“你有病!”他大喊。“我才是少主!你再说这样的话我杀了你!”

  绊里嘴里呸呸地吐沙子。

  宿傩跑开了,飞快地跑在走廊里,泪水不断地冲着他的眼眶,酸楚感冲击鼻腔。

  泪水在海里化成泡泡。

  

  绊里揉着眼睛,看见眼前的一双鞋。抬起头来,便看见气喘吁吁的宿傩。

  “绊里,你别抢我爸爸。”

  宿傩掉着眼泪,撇着嘴。

 “你别抢我爸爸。我就只有我爸爸了。”他口齿不清地说着,用胳膊使劲擦眼睛。

  绊里抬头看着他,委屈地说:“少主,我开玩笑的。”

  宿傩还是啜泣。

  绊里拉拉他少主的裤腿。“少主,你再哭我爸爸会揍我的。少主,没人能抢走你爸爸。你是龙王的儿子。”

  宿傩哭到没脸见人了,就蹲下来埋着头。

  绊里轻轻拍拍他后背,轻轻对他说:“少主,我把我妈妈借给你,以后我妈妈就是你妈妈了。”

  绊里好像听到宿傩说了什么,便凑近去听。

  “你有病……”宿傩哽咽着说。


评论
热度(7)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