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New Year】来场陆雪的雪吧

“走吧,少主。”
他记得一个笑容和一声呼喊,和那双手。
“我喜欢冰丽牵着我!”
稚嫩的声音喊着。
“哎?真的吗?”她红透的脸颊,用另一只手遮掩了。
“夏天冰凉凉的!像雪一样!”
她哈哈地笑了。
“因为雪女啊。”

冬日的清晨,庭院里的樱花树披上一层银霜,结冰的水塘中突着一个河童的脑袋,灰色的石头后露着一只爪子。
房间中的冰丽,郑重地戴上了手套,并分别塞了个小小的暖手宝进去。在那温暖的袋子碰到她肌肤的那一刻几乎是全身的震触。
“冰丽,你在磨蹭什么呢?少主都等着了!”
“来、来了!”像被冻坏了一样,哆嗦着回答,全身抖了抖,甩上书包,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早上好,少主!”摆动的裙角,围巾飘动着就跑近了少年的身边。
棕发少年的目光从晶莹的树挂转到少女,眼镜下是温润轻柔的光。
“早上好,冰丽。”
埋在围巾里,嘿嘿地笑了。
陆生已走到了前面。
  青田坊在右,冰丽在左,三人走着。
  冰丽紧紧攥着手,额头上冒了些许的汗珠,感觉两眼有些晕,晃悠之中咽了几口唾沫,倾上去握住了陆生的手。
  一时间热与紧张得听不清任何话语。
  只感觉手上的力量加重了些,抬起头,撞见少年的笑容。
  “冰丽的手好温暖啊。”
  脸应该像火焰一样烧起来了吧,还是说是因为暖水宝呢?只是在他绽放笑容的那一刻就害羞地垂下了头,只是紧牵着那只手。
 
  哎,少主的手好温暖呀。
  坐在最后一排的冰丽望着窗外,忍不住地笑。
  雪花缓缓飘落,像光斑一点一染地落进冰蓝色的眼眸里,融化。
  冬天真好啊。

  如果。
  如果那个人迷路的话,她会带他回家;
  如果那个人想要看雪的话,她就会变出雪;
  如果那个人感冒的话,她会吹出一袋冰;
  如果那个人战斗的话,她会站在他的身边;
  不管那个人选择成为人或成为妖怪,她都不会离开半步。
  她,大概是非常非常喜欢那个人吧。

  待到下午放学,冰丽狂奔向陆生,依旧想着要一路牵着陆生的手回家便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却听到了挤捏冰渣子的声音。那一刻冰丽的心正如冰渣子般碎裂了。
  被忘记换去的暖袋,如今已在这个雪女手中化为了冰袋。
  陆生疑惑地看着身形突然定住的冰丽。
  冰丽边笑着,边将两坨冰袋自然地融入手心。

  “……奈良那边最近也没什么动静的样子。”
“不过,真想再去一次远野泡泡温泉啊!”
陆生和青田坊聊着,冰丽将手背在背后,数着自己的脚步。
太没用了。
边数着,边这样说
一股凛冽的风。
金黄的一点以及骚动鼻尖的芳香。
刚才的是……山吹花?
转头,冰蓝发飘散,目光追随着那渐渐远去不见的金黄。
但怎么会在冬季?
下一秒,猛地撞上一个瘦弱却不失坚实的后背。冰丽失衡,下意识地扯住那人的手。
那一刻无数的信息划过她的脑袋:这股气息无疑是陆生的,她撞上了少主的后背,然后她还扯住了他的手,十分温暖的手心仿佛要融化她冰雕一样的手。
温度交织的一瞬,她想的只有抽回手。
却对上了少年眼镜下的双眼,陆生的脸和鼻子有些红:“走、走吧。”
脸的温度极度上升。
明明是雪女。
“咦,冰丽你啥时候跟上来的?”青田坊一如既往粗神经地问。
“我一直跟在后面啦!”恼羞成怒地反驳。
相连的手,她感受到少年手心的温度。

嘭地关上门。
冰丽一头栽进自己的枕头了。
枕头冒出水雾,下半截被冻成豆腐了。

陆生丢下书包,瘫软地坐到椅子上,耳根通红。
“哎……”
他摇了摇头,想要将多余的想法甩出脑袋。
“阿嚏!”
他搓了搓鼻子。

干冷的冬季想到了如果是雪女的话,能很轻易地让难产的雪降落吧。于是想到了蓝头发少女与妖怪少主的故事。以前对人与妖怪的故事特别钟爱,也就很喜欢《滑头》里夜陆生与人类姑娘的故事,现在想起来比起她和陆生的感情,还是雪女一直以来很日常长久的感情更让我心动(果然是老人了吧呜呜呜 
总之新年的第一篇文 交给陆雪吧~

PS:
最后,陆生还是因此生病卧床了。
半夜,披上和衣,陆生决定起个夜。
打开拉门,寒风灌进,万年樱在夜里发着清冷艳丽的光,花瓣之间一抹银发。
陆生看到那双红眸。
“哟。”
他说。
“只是牵个手而已啊,真是没出息。”
“那么弱不禁风的话,还是让我来吧。”
将那把刀玩弄在手中的妖怪打趣道。
陆生红了脸大喊:“才不会把冰丽给你!”说完,他就气冲冲地奔向厕所。
“什么‘你’啊。”
身后的妖怪嬉笑着。
“…罗嗦!”陆生嘟囔

评论(7)
热度(44)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