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写的东西很奇怪】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银魂09001】永远的婊砸们。

“那是……什么?”
私塾外不远处的泥潭草丛中,三个少年的头前后凑在一起。
“果然是大便,是大便啦!”银色的卷发跳动着。
“银时,你别瞎说话,你好好看,有这样蓬松的大便吗?”扎着长辫子的桂小太郎一脸正经地反驳。
银发少年又把手伸进鼻孔里,口齿不清地说着:“假发,人的大便到底有多少种形态你怎么知道呢?”
“不是假发,是桂!!”桂激动在他耳边大吼,气鼓鼓地转向第三个少年:“高杉,你说呢?”
高杉认真地盯着眼前那坨物体,一字一句地开口:“你们这些笨蛋,闻一闻不就知道了?”他戳动银时:“喂,银时!你去闻闻!”
银时摆出了退缩的姿态,推开高杉的手肘:“什么啊,为什么是我啊?假发你去啦!”
桂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哈?为什么我要——话说不是假发,是桂!银时你能不能好好听别人说话……”
长头发的家伙还在絮絮叨叨,银时已经接着说:“闻大便有什么推脱的!人都是要闻自己的大便的!”说完,一脸正义地推了高杉一把:“高杉,上吧!”
几乎要扑过去的高杉怒得赶忙保持身子,回瞪银时:“混蛋,银时!你这么说自己怎么不去啊!”说完,就如小怪兽般往银时身上扑。
一时间两人扭打起来。
“你们俩不要这样!”桂无奈着。
正当吵杂之时,那坨蓬松的物体竟动了起来,再次吸引了那三人的目光。
稀稀疏疏的蓬松地摇晃起来。
三人目不转睛。
猛地,一道黑影窜上来,蓬松的物体伴随着异常清爽的笑声冲上云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人被吓退,跌坐在地,惊诧地瞪着眼。
但是眼前的是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少年,头顶是旺盛的蓬蓬卷卷毛,正叉腰对天狂笑着,抖动的身体顺便将泥土也抖掉了。
“喂,怎么回事……现在的泥巴怎么还有种人的这种能力啊,而且还长着一头像大便一样的毛。”流下鼻涕,银时说道。
桂的下巴都没法合拢。
一阵旋风刮起,三人抬头看到头顶上的巨大宇宙飞船。
“少爷!少爷!”长长飘荡的梯子上,几个人影仿佛按了加速键一般迅猛地爬下,迅猛地跑到了蓬蓬少年的身边,为首的那个人抓着少年的肩膀,欲哭无泪地喊着:“少爷……太好了,您还没死……呜呜呜。”
说完,那位少年就在众人的包围下在三人的眼光中渐渐离去。在最后,蓬蓬头的少年转过了头,对那三人露出一口白牙的笑。
“什么啊那家伙……是天生的脑残缺这类的吗?”银时将耳屎一把抹在桂的袖子上。
“银时————!”
“走吧。”高杉说着。
草丛摇摆,稀疏的声响。
三人向私塾走去。

哗哗哗。
手抖如无影,辣椒酱已成小山峰地堆在了拉面上。
“等——三叶小姐!不能倒那么多辣椒啊!”近藤瞪的眼珠都要出来了,激动地试图制止三叶。
然而温和的少女并没有停下,苍白的面容仿佛被辣椒照得火红,迟疑地回复着:“但是……没有辣椒拉面就不是拉面了……”
“不是吧?不管怎样,拉面还是拉面啊,拉面它是不会变的!”近藤惊慌地反驳:“吃那么多辣椒对身体不好啊,三叶小姐!”
哗哗哗。
“十四??”头发炸起的猩猩又转向声音传来的另一边,只见土方十四郎娴熟地挤着蛋黄酱,把碗面塞得稳稳当当的。“为什么这么多蛋黄酱?!”
“因为喜欢蛋黄酱。”说着,土方就嘶溜嘶溜地埋头大口吃起来。
“啊,真是的——为什么连十四也这样!”近藤抓狂地大喊。
三叶不禁笑起来。
“臭家伙……”总悟缩在自己的位子上,攥着筷子,撅着嘴喃喃自语。

一双筷子被小小的手拿着,幻影般扫荡整个饭桌,碗里积堆成山,饭粒四溅,神乐鼓着红红的脸,熟练地横扫饭桌。
饭桌对面,另一双手毫不客气地扎进他老爹的眼睛里,大喊:“滚开,死老头——!”说着,踢上脚。
“可恶,你这小鬼头!”尚未秃头的星海坊主眼睛一阵酸痛的不住向后倒,稳住身体挡住自己儿子的踢力,伸出长手,准确地夹住了一盘菜的最后一块肉。
神威眼中寒光爆盛。
眼看那块肉就要进了星海坊主的嘴。
“快给我住口!!”毫不犹豫的,跳跃在空中换另一条腿,狠狠踢中了星海坊主的腮帮——星海坊主猝不及防地受到这一击,整个人向后翻去,肉也随之掉落在地。
“神威——!”他暴怒地低吼。
“呜啊啊啊——”
在两人一触即发之时,一直埋头吃饭的神乐大声哭了起来。
“神、神乐怎么了?”两人触电般,赶忙围到她的身边。
小小的身子颤抖着,满嘴包着饭的神乐口齿不清地指着一空盘:“呜……肉没有了!还想吃!”
星海坊主惊慌,拍着她的头,轻声:“好好好,爹地再给你去买点胡萝卜好不好?”
“哇——是肉,是肉!神乐要吃肉!”
“好好好,吃肉吃肉。”说完,星海坊主就站起来,抓起自己的外套穿上,回头看了眼哭泣的神乐,又看了眼蹲在神乐旁边的神威,没好气地哼哼:“看好神乐啊。”
“不用你说,臭老头。”神威嘟囔。
窗外下起了雨。

“阿八!背弯下去了哦!”
整齐有序的道场中,一个格外有力的声音洪亮地说着。
“阿一哥,我站不动了……”戴着眼镜的少年身形有些不稳,握着剑保持不动的手有些颤抖,汗珠已经爬满了年幼的面容。
“剑不要抖!”被唤作阿一哥的人严厉地喝道:“武士的剑是不能抖的。”
“但、但是……抖动的话,就能看到很多剑呢……”少年勉力地笑着。
“哈哈哈哈。”阿一大笑起来,拍着新八的肩膀:“好了,时间到了,休息一下吧。”
新八如释重负地松了气,活动起筋骨来。
“新八,有些时候在战场上,武士也会有害怕的时候。”阿一说。“但是不管怎样的恐惧,你都不能逃跑,剑在人在,这才是武士的精神。”
新八的眼中充满了憧憬的色彩,重重地点头。
“小新,阿一!太好了,你们刚好练完。”阿妙这时走了过来,手中提着一个篮子。“我做了炒鸡蛋,一起吃吧。”说罢,接近脸色已苍白的两人,在两人紧张的注目下打开了篮子——只是黑色的焦糊物。
新八回过神来,发现阿一已飞跑开来。
“喂——不是说武士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逃跑吗?!!”
“阿八哟,这个世上可是还有很多比战争更可怕的东西呢。”渐渐跑远的阿一最后帅气的回眸微笑,跑得无影了。
“别一脸正经的说这种话啊,你只是单纯的害怕而已吧——!”
“小新。”
新八浑身一怔,触碰到自己的姐姐楚楚可怜的眼光。
“你不会也嫌弃姐姐……”
“不会的,姐姐!不会的!!”
新八看着篮子中那堆不明物体,咽了咽口水。
武士,随时都要做好的死的准备。不知为何,他想起了这句话。

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之地。
一个少年倒掉在书上看《少年JUMP》伴随着一堆飞镖飞过和小孩的笑声。

夜幕下,少女抬头看向月色,月光将她的发丝照的光洁如水。

……

今日的江户依旧很热闹。
“今天不会再让你逃走了,桂——!”冲田总悟扛着大炮杀到街上。
“伊丽莎白!快掩护!”桂和不明宇宙生物飞奔着。
“去死吧——”突然,一个直角,冲田总悟瞄准了在自己旁边的土方。
大炮一闪,发出震耳轰响,街道涌出滚滚烟雾。
“臭小子,你搞什么啊————!!”

“银时!再不交房租你就去死!”
楼下炸裂出沙哑的女声,随带把银时也轰了出来,余震未平的银时小快步跑上了楼,挠着头:“真是的,现在的女人啊,一个二个都是这副德行……”说罢,拉开门——紫色的发丝飘荡下来,倒立的猿飞激动地叫出来:“银桑!今天要把我——”
“啊啊————快滚!!”几乎是下意识地,银时一掌将猿飞拍了出去后,才疲惫地踏入房间。“唉,今天真是什么日子啊。”
“欢迎回来,银桑。”拿着拖把拖地的新八说道。
未成年少女神乐坐在沙发上,啃着醋昆布。
电视上,结野主播播报新闻。
银时一屁股坐到自己的软椅上,啪地从抽屉里抽出《JUMP》,搭上双脚,悠闲起来。
敲门声。
“是客人吗?”新八说。
门被打开,新八探头,笑着说:“你好。”
走进,看到了还盯着电视,抠脚的少女,和拿着《JUMP》的银发男人。
“哟,这里是万事屋阿银,有什么事?客人。”
银发男人懒懒地说。
——————————————————————
不知道取这样的名字行不行。
升初中那年开始用压岁钱疯狂收购盗版日漫碟,银魂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的。昨天终于在大银幕上看到了银魂,虽然没有想像的燃,也没有期待的背靠背,也没有妖媚的高杉,但是看的时候真是一股暖流,这些人构成的不是剧情,而是银魂。想着“今天所有热爱银魂的人其实都是和我一起的吧”就很开心。
这篇文算是纪念吧,大家的出发点或许都是不一样的,但都能在这里相遇。大概是银桑说的,会失去很多的东西但最后“不知不觉又拥有了”。
最后是“我”和阿银的相遇啦!!!
永远爱你们婊砸们。

评论(1)
热度(15)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