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双神】旧雨-SIX

如果说是不能言语真实,那么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

“怎么……死了吗?”

  少年收手。

  “无聊。”

  话语冰冷,无情。

  “擅自死掉是你的不好哦,是因为你太弱了。”

  本来早就该明白的。

  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

  一切早就展示在眼前了。

  却还盼望着那个人能回来,撑起这个家。

  “呸。”

  吐出了带血的牙齿。

 

  神乐的脚步停住了,眼光盯住另一边。

  “哥哥……”

  走在前面的神威闻声,转头。

  “兔子……”

  在垃圾桶的阴影处,一只柔弱的灰兔试图藏匿自己的踪迹。

  神威淡淡一瞥。

  “走吧,神乐。”他说。“过不了几天,它就会死了。”

  但是身后的人却丝毫不动。

  “神乐……”他无奈地唤。

  “但是神乐……不想让它死。”她说着,抬头,注视着神威。“哥哥……神乐,想要它。”声音低低的,像是在祈求。

  神威站在那儿,看着她。

  单纯无垢的双眸。

  “它很脆弱哦。”

  “我会保护好它的!”

  他的眼里升起怪异的光。

  似乎是无法忍受那样盯着他的纯白明净的眼神,他撇过头去。

  短暂的沉默后,叹息道:“好吧……”

  她的脸上绽放了笑容。

  “要好好对待它哦。”

  “嗯!”

  神威收敛了笑容,眼光黯淡下来。

  是谎言。

  怎么能够‘好好’对待它呢?

  它是天生的猎物。

  而他们是天生的捕猎者。

  这是从血液深处就决定好了的事。

  但是,即便是谎言,只要让她绽放笑容就好了。他这样想。

  

  “小兔子!小兔子!”

  “兔子先生是从哪里来的呢?兔子先生知道地球吗?”

  “兔子先生,你饿吗?”

  神乐蹲在一旁,拿着菜叶子,看着兔子飞快地啃食着,脸上洋溢着欣喜的笑容。

  

  “妈咪妈咪!”

  血染红了整个床铺,而床上的人却没有因她的摇晃而醒来。

  苍白的脸,紧闭的双眸,干涸的嘴唇,没有心跳的身躯。

  “爹地!爹地!妈咪她——”

  “对不起,神乐。“

  “我已经不是你的爹地了。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打着大伞的高大身影连触摸一丝一毫都来不及,就已经消失在渺茫的黑暗。

  “爹地!爹地!”

  她试图去追寻他。

  一抹樱色闪进她的眼底。

  “哥哥!”

  少年听到她的声音,微微偏头,嘴角勾起了笑。

  撑开伞,他迈起步子。

  “哥哥?等、等一下!哥哥,你要去哪里?”她跑起来,拼命想要追上那个身影,却仍旧无法触及。“哥哥——”她跑不快也跑不动,又摔倒在地,泪水模糊了视线。

  无穷的黑暗里除她以外,再无他人。

  “不要啊……”

  “不要留下神乐一个人啊……”

  泪水纵横在脸上。

  “哥哥!!不要离开我啊——!”

 

  “神乐,起床没?该吃早饭了——”神威话音未落,只见神乐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怀里抱着昨天那天灰兔,脸庞深深埋在双肩,短短的樱发垂落。

  “神乐……?”

  “哥哥……”她抬起头,满脸泪水。“哥哥……昨晚我做了个噩梦,醒来后就发现小兔子已经……”

  她大哭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我很喜欢它,想要好好保护它的,没想过要让它受伤的!”

  神威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什么。

  是他的错。

  本来是想让她一直笑下去的,种族的黑暗与诅咒就让他一个人背负好了。

  但是,却让她用自己的手亲自见证了诅咒。

  “神乐。”

  他缓缓开口。

  “我们是野兽哦。”

  她揉着眼睛,不解地听着这些对她而言陌生却残酷的话。

  “我们注定不能对谁温柔,我们只会伤害我们身边的人。”

  “所以,我们唯一的归宿便是战场。”

  “……那是说,以后不能再养宠物了吗?”

  “是的。因为它们会因你而死。”

  “神乐。”他说。

  “我们是【夜兔】。”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3)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