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写的东西很奇怪】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双神】旧雨-THREE

面包的香气从口袋中溢出,刚烘烤出来的温度也传送到他的手指上。

  今天是阴天,但所幸没有下雨。对他们而言这是最好的天气。

  “哥哥,哥哥!再让我吃一点嘛!”在他身后一直有双小拳头敲打着他的后背,如雨点一般不痛不痒,但一直未停,她的嘴里也一直不肯罢休地祈求着。

  “这句话你刚才说过了。”他头也不回,只是护好面包。

  “呜……“

  身后的人哽咽起来。

  神威停下脚步,侧眼看着她抹着眼泪,心里软下来,低声道:“那样的话晚上就没有吃的了。”他说。“神乐可要想好哦。到底是现在饿肚子,还是一晚上到明早都要饿肚子。”

  这个问题成功引起了神乐的关注,她擦干眼泪,埋着头,思考着到底哪一种情况更可怕。

  “……那就一会儿在吃吧。”她轻声回答。

  “嗯。”神威笑了,搓着她的脑袋。“神乐真乖!”

  “那就是星海坊主的两个孩子……”

  “据说他们的母亲……”

  “嘘——”

  “那也难怪,大概快死了吧。”

  神威没有转头,也没有去寻找,但黑暗中窸窸窣窣的轻言细语,一字不漏地收录在了他的耳朵里。

  他牵着神乐,加快了脚步。

  

  “妈咪!”神乐欢快地跑进家门,飞扑到床边。“今天我们去了面包店!有很多很多好吃的面包哦!我们也买回来了一些!啊,对了,今天虽然是阴天,但是没有下雨哦!”她坐到椅子上,双脚晃荡着,兴致勃勃地说个不停。

  “是吗?小神乐看起来很高兴呢。”江华的声音轻柔。

  “嗯!”女孩重重地点头,露出灿烂的笑容。“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都很高兴!”她龇着洁白的牙齿,笑道。

  江华动了动唇,话语未出却开始猛烈咳嗽。似是害怕见到这样的母亲,神乐面露恐慌,赶忙跳下椅子,道:“我去帮妈咪倒水!”下一秒便闪进厨房。

  江华掩嘴深吸气,面容和静下来。

  “神威,怎么不进来?”眼角的余光落到屋外的阴影处。

  听到声音,神威迈步,房间的灯光照亮他少年的面容,漠然而瘦削。

  江华微微沉默,扯出难看的笑脸,轻声:“对不起……我成了这副不中用的样子。”

  身穿黑色唐装的少年站在那里,低眸。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吗?”

  声线低沉,却略微颤抖。

  “的确呢……”

  “神威。”

  “小神乐就拜托你了。”

  少年如影子般默默的伫立。

  什么啊,一副要死了的口气。

  好重啊。

  夕阳褪去,黑夜如潮水般涌进。

  “妈咪,喝水!”

  “谢谢,小神乐。”

  太重了,肩膀要断了。

  ——我太弱了啊。


  烈日的阳光射进房屋,破旧的窗帘丝毫无法阻挡。

  “哥哥要出门吗?神乐也要去!”她转着圈高兴地说道。

  神威拍拍她的头,开口:“今天神乐就待在家里陪妈妈吧。太阳太大了,神乐会受不了的。”说罢,他从站起来,撑开伞。

  “今天,妈妈就交给神乐来照顾了哦。”

  听到这任务性的话语,她立刻挺直小身板,字正腔圆地回答:“好!”

  神威笑着回应她,转身离去。

  嘴角的笑容消失。

  要是他也能这样笑着回应妈妈的期待就好了。

  神乐目送着他远去。

  少年撑着伞的身影融化在太阳里。


  石块狠而准确地砸在他头上,疼痛传遍全身。

  他撇过头,看过去。

  “喂,小子!你爸爸怎么还没回来?”

  相似的伞的底下,他们的笑容和裂开的嘴角若隐若现。

  “你爸爸不是很厉害吗?他是不是不要你们了啊?”

  话语如同不间断的杂音,同这烈日一起,蝉鸣一起勾起神威的神经。

  “这也是哈!拖着两个孩子和一个要死的女人,怎么能继续追求最强呢?”

  要死的女人。

  谁?

  “你怎么不说话啊?我没说错吧?你妈妈就快死了吧?”

  大地之上,烈日扭曲着空气。

  “神威。”

  温柔的话语,纤细的手轻柔地抚摸他,永远不会褪色的那张笑脸,永远不会熄灭的那盏灯……仿佛是在羊水里的记忆,从那个时候,那份温柔就伴他左右。

  妈妈。

  他很爱很爱她。

  “你妹妹想必也活不长吧?就她那点肉,估计连只老鼠都喂不饱呢!”

  ——哥哥。

  咕噜。

  血液在血管里异常活跃的跳动,蓝眸因刺眼的光猛地收缩,脑中一阵眩晕,拳头上青筋毕露——

  他,挥出了拳。


  好热啊。

  好痛。

  蝉鸣。

  骄阳。

  他撑着因疲惫和疼痛而叫嚣的身体,跌坐在阴暗潮湿的胡同——阴沟里的老鼠,名副其实。鼻腔里充溢着坏掉发臭的食物,亦或腐烂的尸臭,达到大脑深处,又以疼痛传出,视线颠倒昏黄,四肢无力至忍不住地颤抖。

  疼死了。

  暗处,老鼠四处逃窜觅食的声响和它们吱吱地交谈声传进他的耳。

  若不是有这浑身上下的痛感提醒他,他大概会以为自己已经是尸体了。

  垂着头,紧闭双眼,倚着冰冷的墙角,带着微弱的呼吸,等待着——  

  夜幕将他吞噬。


  “神乐。”

  一道轻弱的声音响起,呼唤她。

  神乐敏感地一转头,只看见屋外的黑暗,但她跳下椅子,慢慢走过去。

  “哥哥?”

  在那片黑暗中,有人微微喘息着。

  “妈妈……睡了吗?”

  声音低沉沙哑。

  “嗯……”似是感觉熟悉的气息,神乐乖巧地点头。

  “那就好。”他松了一口气,在黑暗中站起身来。

  “哥哥你去哪儿了?神乐很担心你——”话音在屋里光束照射在神威面容上的那一刻戛然而止,话锋转变,神乐惊讶:“哥哥!!你的眼睛怎么变成一条缝了!是、是被蜂蜜蛰的吗?”

  “哈哈哈,哥哥今天摔得有点惨!!”他挠着头,傻笑着说。“而且,那是蜜蜂。”他一本正经地纠正道,用酸楚麻木的手敲在她脑袋上。

  “我买了明天的菜……”他说着,一瘸一拐地走进厨房,回过头来,对神乐道:“哥哥今天累了,神乐也早点睡吧。”

  嘴角的淤青明显,唇间渗出血来。


  窗外下起了雨。

  他清晰地听着雨滴掉落的声音。

  雷声轰鸣,闪电不时打亮整个房间。

  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与床接触的后背的每一块肌肤都在喧闹着痛苦,刺激着他的神经,伤口在溃烂,仅仅是一个翻身便痛不欲生。

  但是,他能做的,不过是简单处理后便将它们隐瞒起来。

  不被任何人发现。

  讨厌疼痛。

  如果变强的话是不是就不会痛了?

  想要变强。

  想要在下一个瞬间就变成大人,那样的话就可以保护妈妈和神乐。

  “哥哥……”

  他听到声音。

  “神乐?”

  小小的人紧抱着枕头,停在他的房门口。

  “哥哥,打雷了……我害怕。”

  听出她声音里的恐惧,他赶忙坐起身,挪动身子,在那张小小的床上,为她腾出空间。

  “那来和哥哥睡吧。”

  话音刚落,那个身影便小跑着溜进来,蜷到他的身边。

  他触碰到她冰冷的脚丫。

  她的手扯住他的衣襟。

  “没事的。”神威对她说。“盖好被子没?”

  “嗯……”

  黑暗中她抽着鼻子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哥哥在身边,神乐就会觉得很安心。”她孩子气的话传过来。

  他感受到她的气息。

  “嗯……神乐决定了!神乐要永远和哥哥在一起!”

  神威一愣,苦笑。

  “那算是什么决定啊我们是一家人,当然会永远在一起啊。”

  “是吗……?”

  她却质疑地反问,声音近乎呢喃。“神乐有时会觉得哥哥有一天……会走到很远的地方去呢。”

  殷殷雷声,如镗镗战鼓。

  蓝眸流着黑暗的脉络,也留着女孩的影子。

  “……我哪里都不会去的。”他说。

  “从明天开始神乐要跟在哥哥的身旁,这样哥哥要摔倒的时候就可以拉住神乐啦!”

  “那样的话神乐也会摔倒哦。因为神乐太小了。”

  “那神乐就吃很多很多!快点长大,变成更强壮,那个时候就可以保护哥哥了。”

  他愣住。

  自从江华倒下的那天起,黑暗就无时无刻不再吞噬着他。

  但是,那个声音总会响起。

  呼唤着他。

  “哥哥。”

  让他永远也不会坠落到黑暗深处。

  是的,他身边还有她。

  他不经意地龇着牙笑了,伤口痛的他快要掉眼泪。

  “是啊……那哥哥就拜托小神乐了。”

  “嘻嘻。”

  “晚安,哥哥。”

  “……晚安,神乐。”


评论(7)
热度(21)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