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银魂双神】旧雨-ONE

首发双神吧刊《旧雨》,ID是音符雪兔。

只是希望一日,少年如旧,笑颜纯净,再无杀戮。

———————————————————————————————

 雨点开始滴落,散散点点地打在砖瓦或屋檐上,发出喧嚣的声音。

  也打在少年的伞上,随着少年跳跃的步伐,回旋散落。

  灰色的土,灰色的天,灰色的星球。

  拔腿飞奔双腿,飞溅起了泥水。

  “妈妈!”

  粗鲁地闯进房间,焦急之声也呼出口。

  “嘘。”

  樱发柔软凌乱地散在身后,散着柔和温润的光。坐在床上的江华对神威轻笑。

  他喘着粗气,胸口剧烈伏起,身上沾满雨水的污泽,泥泞的双脚在湿乎乎的布鞋里不安地动着。

  他的脚步顿在那里,不知所措。

  “神威,是妹妹哦。”

  江华对呆愣的他浅笑。

  他的目光缓缓地移动,落到父亲怀里的襁褓上。

  她,被包裹着,在父亲的臂弯里安睡着。

  踌躇着,他提起脚,小心翼翼地走上前。

  就在这里了,十月之中他和母亲所关怀的肚子里的那个生命,就在这里了。

  不知道她会不会有在羊水里的记忆,如果有的话,便会记得他给她念的故事和唱的歌。

  已经足够近了。

  他看到了那只小手,在襁褓边竭力伸展的粉嫩嫩的小手,仿佛想要抓住什么。

  好小啊……

  他看到她安详的睡脸,那么脆弱瘦小,却依旧呼吸着,小小的胸腔有节奏地起伏,心脏蓬勃地跳动着,她轻薄的像羽毛,对她而言这便已是倾尽全力了吧。

  什么啊,像猴子一样。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意,江华笑道:“你生出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呢,神威。”

  “咦——”

  “哇——”这柔和亲近的对话对于她而言似乎仍十分刺耳,不顾父母拼命让她安睡的那份辛苦,她无预兆地哭起来。

  “怎么又哭了?不是才喝过奶吗?”星海坊主这么说的同时赶忙晃起臂膀,想要尽力安抚怀中这个阴晴不定的小家伙,噘着嘴,哄她:“好了好了,不哭了。”

  “是不是感受到哥哥不喜欢她,所以……”江华开口。

  “我、我并没有不喜欢——”

  “什么?你这小子居然不喜欢?这么可爱的像天使一样的宝贝哟!”星海坊主白眼自己的儿子,又赶忙笑眯眯地看着怀中的人,凑过去想要给她一个吻。

  “都说了我没有不喜欢啦!臭老头!”神威一边龇牙咧嘴地反驳,一边使劲一扯星海坊主的衣服。“你不要蹭过去啊,臭大叔!小心你的胡渣刺痛她!”

  “什么?你这个臭小鬼——!”

  江华坐在床上,碎发因汗水贴着她的脖颈,但眼前团聚的欢乐却将她刚刚分娩完的痛苦冲洗。

  在这个昏暗破败的房屋里,眼前一切给她无限的温暖慰藉。

  “对了,我们还没给她取名字呢。”江华突然想起。“取什么名字好呢?”她笑得欣喜。

  “我神晃的女儿嘛!当然要是天下最强——神霸!称霸天下!”星海坊主涨红了脸,扯着嗓门高声呼喊。

  “这是什么名字啊?听起来只是一个吃遍霸王餐的白痴而已啊!(其实神乐好像的确成为了这样的女主不是么)臭老头你闭嘴啦!”神威恼怒地向星海坊主吼去。

  “嗯——那么神宙也可以嘛。”星海坊主难得没有反击,而是一本正经地思索。“称霸宇宙!”

  “那就是宙斯的女儿了,不是你的。”

  “……神威想让妹妹成为怎么样的人呢?”一旁沉默的江华突然开口,打断了父子俩的吵闹。

  神威一愣。

  怎样的人……

  在这个星球还能怎么样啊,像老鼠一样生活在阴沟里,像野兽一样捕杀他人罢了。他们背负着血的命运,生来注定便是杀戮。

  但是……  

  雨声在他耳边作响。

  他下意识地瞥向窗外,阴沉的天与似乎永远不会停的雨,停驻在这个星球。

  他收回眼光。

  “我……希望她能一直快乐地活下去。”

  略带稚气的少年音在小小的房屋中回荡,坚定而清晰。

  看着少年认真的面孔,江华扬起嘴角,看向襁褓里的婴儿。

  “是啊……要是能一直快快乐乐地活下去就好了。”她的笑容温婉却苍白。“就叫她神乐好了。”

  星海坊主也笑起来,曲腰弯下,好让妻子更容易地抚摸婴儿。  

  她看着她,手指轻柔地划过那粉嫩的脸蛋,眼里盈满温柔。

  低语。

  “你好,小神乐。”

 

  “小神乐想让哥哥抱抱吗?”江华搂着屁股垫着一大块尿布湿的神乐,轻声问道。

  当然她不会回答,只是含着手指头,口水一个劲地往下流。

  神威站在旁边。

  她瞥眼看了看他。

  和他一样的蓝色双眸。

  纯粹明净像大海。

  神威伸出手,从江华手里接过她。

  好重。

  “哇——”她的哭声猛然如爆炸般在神威耳边炸起。

  他慌乱起来,手臂却下意识地把她抱的更紧。

  “这么快就开始认人了呢。”江华说道。“因为神威总是在外面玩,所以小神乐都不认识你了哦。”

  明明昨天还喂她吃饭的。神威心里想着,狼心狗肺的小鬼。想着,向她吐舌头做鬼脸。

  哭泣的她却愣了一下,泪糊糊的双眸怔怔地盯着眼前这张脸,鼻涕呼呼地流下来,下一秒便露出牙齿,咯咯大笑。

  这是干嘛?怎么又笑了?

  神威扭曲着脸,向她各种搞怪。

  手臂里的她笑得摇头晃脑,兴奋地举起胖乎乎的小手,一掌拍在神威的脸上。

  “干嘛啊?”他吃痛,心里不爽,眉头蹙起。

  她笑得更厉害了。

  “看来她很喜欢逗哥哥生气呢。”江华也笑起来。“你陪她一会儿,我去准备晚饭。”说罢,江华走进厨房。

  今天烈日当空,阳光刺眼。

  他紧抱着她,生怕有什么闪失。

  他低眉,俯眼看她。白里透红的脸蛋像桃子,那双蓝眸半睁半闭与他相似,却又相差甚远。他早已见过了这个星球的丑恶,【夜兔】一族的本性与命运,但是现在她的眼里只映着他,再无他物。

  “喂。”他凶巴巴地开口,似在赌气。

  “你刚才为什么哭啊?”

  她嘴里哼哼着他听不懂的话。

  “以后我不要哭了,我又不是坏人……”他鼓着腮帮子,喃喃道。

  她啃着手指,口水黏哒哒地流下来,两眼痴痴地望着神威。

  他也注视着她,额头靠上她的额头。

  嗫嚅着:“我可是哥哥啊……”

  “阿嚏——”

  一堆鼻涕和口水来势汹汹地扑在神威脸上。

  咦?

  “妈妈——!!”


评论(4)
热度(26)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