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写的东西很奇怪】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結緣神同人】FIVE-A

他只是这样拥着他的好友,不知过了多久,但温度已渐渐从他躯体流逝。

海洋如同时间暂停的镜面,沉寂。

也如他的灵魂。

相拥的只是肉体,他早已无法感觉到绊里的气息。

只是这双手,无法放开。

 

当身体麻木至残缺,他感到一只大手在头上的抚摸。

“放开他吧,宿傩。”

“……已经结束了。”

颙龑说。

宿傩抬起头,在看到他老爸脸的那一刻,再次嚎啕大哭起来。

 

宿傩已恢复了原来的样貌,红肿着眼睛,摇摇晃晃地走出兵营。

一切都如一场梦。

营地之外,满是他家族的旗帜,眼前晃的兵也早以是他父亲的兵了。他看到不远处的几个牢笼,里面塞满了被俘虏的叛将,在其中他瞄见了看门狗,如雷劈般,他刚瞥开眼光准备逃跑,便听到了看门狗的声音:“传说龙王的角很美,看来的确如此。怪不得你要把它藏起来呢,小鬼。”

声音一如既往,平静而嘲讽。

宿傩只好看向他,紧张地,一步步走进。

看门狗瞎了一只眼,干涸的血还在脸上印着,他自嘲似地笑了:“没想到我命那么大,没能在战场上死去,却要作为俘虏被杀死啊。”

宿傩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他想解释:“我没有——”没有向老爸那边送情报。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只是对这支军队,对绊里的军队,有着特殊的感情。

但看门狗却打断了:“他……走了吗?”

宿傩一怔。双拳在身侧握紧。

狠狠地点了头。“嗯。”

“是你杀的吗?”

一秒的无言。

他再次点头,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

“是吗……”然而这一次,没有仇恨,也没有诅咒,反而是看门狗欣慰的声音。

宿傩疑惑地抬头,只见那张狰狞的脸上挂着宁静的笑:“绊里大人终于实现了最后的愿望呢。”

宿傩变得更加混乱。

“绊里大人一直忠于龙王,因此他无法原谅他的父亲,也无法原谅流着他父亲血的自己。他想要死在龙王的刀下以赎罪。不过您的出现,是他没有想到的。再次见到您,他整个人都慌了。

不过后来他也说了,说发生这种事您倒也不可能呆在龙宫。

这场战役他压根就没想要赢,他不过是在赎他父亲的罪罢了。最后,能死在您的刀下,一定是绊里大人最大的幸福了。”

看门狗说着,被押送的牢笼大队突然开始前行了。

“希望您不要恨他。”

宿傩一直没抬头,瘦弱的少年身躯只是不住地颤抖,泪水乱淌,哽咽。

“绊里大人说的没错,您还真是很爱哭。”

“明天我就要被砍头了。再见了,年轻的少主。”最后,他说。

 

傍晚临近,营地燃起了晚饭的炊烟。

宿傩蹲在一旁,盯着跳动漫游的水母和成圈转绕的鱼群。

“哟,小少主,开饭了。”一直熟悉的大咧咧的声音传来,宿傩转头便看见一头蓬蓬的绿藻头发和刺拉拉的胡渣,便是之前在战场上与他有过一番斗争的莽汉。宿傩还能看见他脸上那道被自己划出来的口,但已是浅浅一道了。

“我不想吃。”他撇过头。

“老子告诉你的要尊重长辈这么快就忘了?”莽汉说。

宿傩心里一动,眼神诡异地看向莽汉。

后者明白他心中的疑惑,又是大笑又是大掌拍在宿傩的小身板上:“哈哈哈哈哈!老子一眼就认出你了!你那副样子分明就是你老爹到岸上装成人类的扮相!”说着,就把吓傻了的宿傩拎起来,楼着他肩,拽着他往前走。

宿傩的脑子终于开始转了,也想起了很久以前自己把玩从柜子里翻出的老爸旧照的回忆。黑眸黑长发的父亲的形象,被他潜意识当作了化身的模板。

宿傩崩溃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谁知道这个大叔要对自己进行什么样的报复啊。

“不过嘛……要不是看到你的眼神,我也不会想起。”莽汉话锋一转,突然说道。“还需要继续努力呢,小少主!哈哈哈哈!”

之后,他正式认识了这位莽汉。他就是一个人可以吃几桶饭,在战场上杀人如砍鱼,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瑞帝王,璟绪。

 

第二天,宿傩听说了看门狗的事。他没有等到第二天砍头,而是在当夜就用深藏的小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们即将踏上返回龙宫的征程。这场战役的总结会将在那里召开。

———————————————————————————————

这几天好热啊啊!不过我身在空调房不存在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