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写的东西很奇怪】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結緣神同人】FOUR-B

欢庆声可以一直传到地牢里。

地牢里悉悉索索地不知道什么东西在爬,潮湿而散发腥臭。

宿傩靠着墙,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以缓解腹部的疼痛。不用说,才包扎好的绷带上又渗出了大块的血。

他看着自己的拳头。

如果再强一点,这个拳头是不是就可以达到那混蛋的脸了呢?

刚才那一幕再次鲜动地在他脑中回放。

那双眼睛。

那只手……

绊里那家伙,竟然还手了。

宿傩垂下头。

“……我可是少主啊。”

闷闷地说。

已经不明白……到底要做什么了。老爸,是不是已经死了

虽然口上经常说着让老头去死,但如果他真的死了会怎么样,宿傩从未想过。

绊里会当上王?

————不可饶恕。

脑海中跳出的只有这四个字。

如果绊里,真的做了这样的事,那就是不可饶恕!

在这一刻他意识到,他对一直心怀愧疚,一直挂念的幼年好友,唯有憎恨与愤怒。

一定你也是这样的吧,绊里。

 

夜似已深。但在牢中,也本无光。只是四周安静,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大门吱呀地开启又合上,脚步声唐突地回荡在寂寥的地牢。

那脚步停下了,很久。

“啊呀,你真是变得很没出息了,是不?。”

“宿傩。”

听到那戏谑的声音,宿傩抬头。

灰发的少年就站在他的牢前,嘴角挂着嘲讽的笑。

宿傩抿嘴。

“对多年不见幼年的好友,你就这样一拳打过来也太过分了吧。”绊里继续说着。

“你……怎么知道是我……”

绊里笑出声来。“哈哈哈哈……拜托。”他说,蓝眸明亮,仍带有玩意。“你可是我的少主啊。”

宿傩怒视着他。

“你真是一点都没变。”绊里低声说。“还是那么弱。”

“但是跟小时候比起来还是强很多吧?哈哈哈,至少不会被虎鲸挂起来的风吹倒哈哈哈哈。”

宿傩没有回应。

绊里收敛了笑。

“宿傩,你当不了龙王的。”

“你会毁了海洋。”

说着,绊里退了几步,准备离开。

声音淡然。“我就要把龙王大人杀了。”

宿傩猛地抬头。

“你应该很高兴吧?”

“你不是一直恨着龙王大人吗?”绊里踏上台阶,侧眼余光,冷淡的声线。“我会把他杀了,就像他杀了我父亲那样。”于是,少年就此转身,一步步踏向出口。

宿傩一个健步冲到牢栅前,唯歇斯底里:“绊里!站住!绊里!我——我要杀了你!”

蓝眸冰冷。

大门缓缓合上。

黑暗。

 

地牢的大门在身后沉重地合上,没有一丝犹豫地,少年急步。黑鲸在披肩上游弋。

走过拐角,看门狗依在那里。

绊里的脚步顿下,余光轻瞟,冰冷地:“怎么了?”

看门狗垂着眼,低声:“南北方军已被全灭了。”

没有回应,年轻的领主只是径直离去。

“绊里大人,再这样走下去就没有回头路了。”

绊里没有回应。

看门狗无声地叹息,欠了欠身子也准备退下。

“一开始就不存在。属于我的路,这个世界上一开始就不存在。”

本以为不会再有回应的黑暗中传来了声音。

空洞空洞的。

哭泣。

 

宿傩狠狠地一脚踹在栅栏上,痛得抱着脚尖跳的来,脸憋得着涨红。心想着这栏杆还挺结实的,而且温度异常高根本不能用手碰。

宿傩看了看自己红肿起泡的手。

“啧。”

挠着脑袋,无助地踱步。

黑暗之中,忽地一丝光。

犹如微小灯笼的圆润,他看到了“海魔鬼”。头还是那么大,牙齿还是又黑又暴,只有头顶上长出来的类似鱼竿的长条顶部的发光灯笼还有一丝美感。“海魔鬼”是人类取得名字,它的本名是鮟鱇,不过大家都觉得前者更适合它。

“喂!”他轻声喊它。

海魔鬼用垂眼看了一眼宿傩。

“帮我咬开!”

瞥开了眼光,它张着大嘴,若无其事地在宿傩面前游过。

“竟然无视我……”声线因愤怒而颤抖。“你以为本大爷是谁啊??”

海魔鬼幽幽地回望了一眼,却看见了怒火燃烧的黑眸,整个身都颤了颤。

“快给我滚过来!你这头丑鱼!!给我咬!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了普通海妖怪没有的锋利獠牙,或是因为这幅样子想起了什么,总之,这头黑丑鱼赶忙甩起尾巴就过来,,纵使栏杆剧热,也含泪忍受着。

 

地牢外的守卫总觉得听到了什么,不禁相互对望。

下一刻,地牢的二楼就被一个巨物冲破,瞬间崩塌。而在碎屑缓缓飘荡之间,一只巨大无比的海魔鬼涌了出来,它几乎没了牙,眼眶里含有泪,长杆的灯笼头被一个人揪向了后面。

“哟嚯——”

上面的人发出了愉快的呼喊。

对下面张大嘴巴惊诧的守卫笑开了牙:“拜拜啦。”扯起灯笼,海魔鬼便溜烟儿地游远了。

向下看,已经是绊里的兵营了。

俯视之下,他才发现这支队伍的庞大。水母样在海中微微飘荡如纱的军营扩散至视线外,黑鲸的旗帜四处飘荡,不远处小型鱼群在盘旋……这是,绊里的军队,这些人都是追随绊里而来的。

那一瞬间,他看见自己登上龙王之位。当他来到南极洋,他能看到绊里,他将这片偏远不宁之地交给了他,然后绊里会带着他的军队和他一起并肩作战。

“我会辅佐你的。”

破灭。

他突然一拉灯笼,海魔鬼立马停下。

“在这儿就行了。小心点下去。”

海魔鬼停在了隐秘之地,宿傩便跳下。

“谢谢了。”宿傩说罢就准备走。

“龙王大人,请等一等。”

浑厚沙哑的声音从喉咙深处滚出。

宿傩一下顿了脚步。

“……什么?”

海魔鬼恭敬地低下了眼:“属下有眼无珠,功力尚浅,无法看清龙王大人的变装,实为属下的不是,属下请罪。”

“但是龙王大人,请您将属下变回原型。不然这样庞大的身子,属下实在是无法回家。”

宿傩听了半天才回神,抓了抓头:“哦,抱歉!”

说罢,顷刻间,海魔鬼就变回了原来的大小,向宿傩请礼后便向深海游去了。

宿傩看着丑鱼游得没了影,才缓缓转身。

从地上顺手捡了残破的鱼刀,向绊里的营帐走去。

评论
热度(3)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