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写的东西很奇怪】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結緣神同人】FOUR-A

当紧急的号角消失后,能听到的只是海洋破碎音。

哀叹,与稠密浑厚的血液。不知要花多少时日才会消融。

当他朦胧地睁开眼,一切也是朦胧的。灯塔水母在他床边转悠,洒着幽蓝的光。他龇牙咧嘴地坐起来,烦躁地扇开水母们,水母们在急促中转换为更为明亮的暖光。他发现伤口都已包扎,床头放着一套新衣服。

他的周身又传来了哀怨,他意识到这里是伤兵营。

换上新衣,他一瘸一拐地走出兵营。外面,纵使荡漾着浓密的血腥味,却井然有序,全然不像大战过后。

海洋的更新换代很快。

他想。不需要亲自去埋葬,就会被掩埋。

“小鬼,已经可以下地了?”他抬头闻声看去,是看门狗走来。他高大粗犷,但经历了刚才那场战争也是伤痕累累。

宿傩咽了咽唾沫,纵使他很想知道目前战争的格局是什么,但他不知怎样开口。究竟为什么而退兵?究竟战况胜负如何?

看门狗没有看出他的疑虑,只是走过来,用尚可用的左手拍了拍他的后背:“你很勇敢。记得来参加庆功宴!”说罢,准备离去。

“我们……赢了吗?”

看门狗露出了笑容,脸上的伤疤因此而狰狞。“自然。”他说,便离去。

一切都整齐从容,赢者的姿态。

但,老头怎么会输呢?

他想起了莽汉说的,颙龑也未必会想到之类的话……然后,他想起了,那双蓝色的眼睛。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看到的东西,一如大海一般的蓝色,他曾无数次的与那样的眼睛对视。直至,失去。

 

“如果我以后成为了龙王大人,你会辅佐我吗?”

在沙子上堆起了宫殿,宿傩问到。

“会啊。”灰发的孩童拍着宫殿的基地,大口笑道:“就像龙王大人和我爸爸!”

“好啊!就像我爸爸和你爸爸!”宿傩也大笑。

 

被掏出的心脏。

血,洒满。

“我恨你。”的声音如激流般涌来。

 

夜晚。

粘稠的星火在透明的珍珠里燃烧,阵营里一片欢腾乐舞。

“啊,就是他!就是他!我亲眼看见他鱼戟刺伤了瑞帝王!”

宿傩踏进庆功营的那刻,旁边少了一支手臂的士兵大叫起来,惊得宿傩一退。

于是周围便响起了欢呼声,大概是“英雄”“神龙”“战士”一类。

“小鬼头不简单啊?隐藏得那么深!”

“你是怎么做到的?那家伙当时有什么反应吗?是不是吓得尿裤子?哈哈哈哈,没错啊我们就是那么强!龙王颙龑又能怎么样!”

“你从哪里来啊?很少见这样的头发哎!”

“不是和人类的混血吧?不过那也无所谓,毕竟这么强哈哈哈哈!”

宿傩被围得水泄不通,四周的七嘴八舌令他混乱。

但下一秒,人群突然散去,一切归于寂静。

他疑惑地抬头,看到摆着美味佳肴山珍海味的长桌尽头,出现了一个人。

短俏的灰发与蓝眸,黑色披肩,映着独特的家族族徽:巨鲸的巨牙,蓝色的底与黑色的鲸,压抑的冷血。

无比熟悉的,他无数次看到的南极洋领主家的族徽,绊里家族的族徽。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屏息,眼光如炬,仰视着他们的首领。

“啊,我要说什么来着。”一开口他就突然说。

下面发出哄笑。

“你在干什么啊,绊里大人!菜都要凉了!”

“哈哈哈……”

“抱歉抱歉,大概是太饿了。”他歉意地笑,挠着脑袋。清了清嗓子,他接着开口:“我从以前开始就很敬佩龙,非常非常地深爱。”

穿过人头,宿傩注视着那个在万人之上,与他年龄相仿而尚未褪去稚嫩的少年。

“但是啊……我明白了。龙什么都不是,龙很可怜。”声音低沉。“龙,不过是从天上跌落进海里再也无法飞翔的爬行动物,罢了。但是现在……”那一刻他仰起了头,纯洁如海洋的双眼迸发出了无比的血意与杀气:“——神龙已死,黑鲸必起!”

“神龙已死,黑鲸必起!”

轰天震聋的嘶吼染上层层杀气,震动着海洋。

“颙龑的军队已经被我们的南北方军瓦解,明日将是决战!我们,必胜无疑!”

“必胜无疑!”

“绊里大人万岁!”

怪叫与嘶吼四起。

直到——

“啊啊啊啊啊——————”

宿傩吼叫着,跳上桌上,踩践于所有石头,以众人都未反应过来的速度,挪起拳头,直直地瞄准了绊里的脸。

然后,拳头被他轻柔的手掌防御。

“你在干什么?”

他听见那个声音毫无感情地说。

他看见那双眼睛里毫无保留的蔑视。

下一秒,宿傩感到腹部一阵重击,便被踢翻在地。

宿傩猛烈地咳嗽,疼得在地上翻滚。

“怎么回事啊?!”

“竟敢偷袭绊里大人!”

“那小鬼到底什么来头?不会是颙龑那边的间谍吧?刺伤瑞帝王说不定也是他们的计策!”

“砍头!”

“挖心脏!”

“挖心脏!”

……

绊里示意他们安静。

“行了。这种小杂碎的心脏怕是并没有鱼愿意吃。麻烦小鳍把东西收拾一下,再给大家弄点吃的吧。毕竟咱还是庆功宴呢。”他笑着说。

而一旁宿傩已被侍从拉走。

庆功营又恢复了气氛。

宿傩试图再看一眼绊里,但他看不到。


评论
热度(4)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