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尾獅

“善恶的创造者首先必须是破坏者,他必须摧毁一切价值观念。”
银魂/一方通行Accelerator/Misaka Mikoto/Clannad/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My Hero
“少年吃了这个苹果,成为魔法少女拯救世界吧。”

【結緣神同人】THREE.B

  B.

  他将自己的衣服揉成一团丢弃,换上了别人给他拿来的破麻衫。

    来接应他的人冷淡:“走吧,小鬼。现在刚好是海牛排泄的时间了。”

    宿傩就跟着走。同时观察着四周的地形。兵营分布得很紧密,他可以看到很多士兵。他们灰蓝的角在海里闪着光。

    已经可以看见不远处的畜营了。

    另一边却传来了轰然巨响,营地驻扎的这整片海域都开始颤抖。随即传来的是号角之音,高亮而急促。

  “开战了!”他后面的那个人尖声吼着就跑开了。

  宿傩一时无法回神“啊?”

  那个人又从某处杀回来,扔给他一把鱼骨戟,又把盔帽甩他头上,嘴里叫着:“赶紧地!到前面去御敌!

  宿傩怔了半天,直到又一巨响把他震醒。

  水泡的轰天破裂,一股股粘稠如墨的浓烟从北方升起。

 

  他身边滑着很多人,海地很颤,只是脚尖滑过木然地前行。

  轰声很响,尖叫声。

  一把破旧的戟从远处直直向他冲来,他弯腰赶忙躲过,抚住自己滑动的盔帽。

  一片混乱之中,他试图找到自己家族的族徽——这场战争一打响,想必各个方位的军队也都会围攻而来吧。

他必须要去告诉他们,告诉他的父亲。

“呀啊啊啊——”

一个影子嘶吼着冲过来,举着鱼釜向他砍来。本能地,宿傩以戟去抵挡,斧的重力震麻了他的手腕。他注意到这个人的灰蓝角,和他充了血丝的蓝眼。敌我不分,只是屠杀。

宿傩抵开他的斧,一脚踹在他腰上将他踢开。又继续向战争的中心走。

猛然他听到一个声音,漩中海中却带着无比的力量,如风般滑过他斜前方不远处士兵的脖子,那脑袋便如风筝落线,血珠顺着水泡向上流淌。那件武器——黑色釉光的巨斧便向他袭来。

恐惧。

手心却燃起了热量,白色的破烂鱼戟燃起蓝色的淡光——当的巨响。斧竟被鱼戟反折回去,鱼戟脱手,宿傩一屁股坐在地上,被海贝刺疼了屁股。

“啊啊……手要断了。”

黑斧已落回他主人之手,那双粗厚的手,感受到了斧上残留的力量,眼光跨越而来,落到少年的身上,大跨步走来。

一股强劲的气息,几近让宿傩颤抖,他赶忙爬起,抓起鱼戟,看着不远处那个雄厚的身影就此走近——如海藻般蓬松的浅绿发,深灰的大胡茬,仿佛要在海里膨胀起来。

宿傩本该逃跑的,但却动弹不得,直至男人的阴影将他罩住。

再次地,恐惧。

颤抖。

  冰冷却又因杀意充血的眼,阴影之中冒着光。强者的光。

  他很熟悉这样的眼光。

—— “在我面前,你不过是个弱小到发抖的……小小的妖怪。”

那个男人的声音又在脑中响起。

“你为什么怕呀?他是你爸爸啊。

闭嘴。

“你太弱了。”

“龙王大人!你该带着少主出去走走看看世面了!再这样,可要变成深宫里的小女人了。倒时候,我们可不会追随这样的王啊。”

“你并不了解你的父亲。不了解你父亲的强大。“

“少主,你能成为超越颙龑大人的龙王吗?

我——————

飞溅的血。

浸泡在血中的龙角。

带血的父亲的

眼神。

“摆除统领七大洋的龙王颙龑的儿子这个名号,你没有一点价值。”

 

“啊啊啊————”他攥紧手中的武器,突然跃起,跃上那高大的背影,那鱼戟直逼那莽汉的眼睛。

我。

会超越你的。

颙龑。

莽汉以斧挡,却未如他想象得将那小鬼头甩飞,鱼戟在斧上划出尖锐的声响,少年翻越身体,跳至他身后。操起鱼戟,借助海水之力,仍然瞄准他的脸部,一枪一枪地戳向莽汉,而莽汉如缩影躲得飞快,握紧一拳扁向了宿傩,瞬间后者就被打飞,在海地上溅起一阵沙。

宿傩吐出一口沙和两颗牙。

鱼戟已断,他顺手又拿起沙中的齿刀,利索地站起来,他跃起——

“少主,只要有海洋的地方,就是您的天地。我们就有如鱼。

您应该始终记得自己是龙王之子。只要您想,海洋将为您效用。

院子之中,站着那个光头。

光头的声音。

下一秒已然到莽汉脑袋后方,但后者头也不转只是黑斧挥来,却只是砍去虚空海水。

疼痛。

当莽汉转过头来,那钝刀已经在他脸庞滑过,鲜血流淌,他对上了那双眼睛——那双黑色的默然而沉静却涌着惊涛骇浪的双眸——

他很熟悉。

这样的眼神。

撤身后退,他与宿傩对峙。

“小鬼头,有两把刷子嘛。看你的样子,不像是南极的。你是从哪里来的?不会是找不到妈妈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大刺刺和粗犷的声音从男人吼中传出。

宿傩瞪着他,看着他脸上被自己划出来那道血疤,但,不过是男人粗糙面容上的区区小道罢了。

“喂大叔,你在自顾自说些什么啊。”

莽汉看向他。

少年向他举起了刀。

“我,来自海洋啊。”

莽汉嘴角勾起了笑。“现在的小家伙啊……一个二个都是这种口气,真是很令老子不爽呢。”他玩弄着手上的巨斧。“就让老子替你妈教教你,怎么尊重长辈吧!”说罢,以飞速直冲过来。宿傩一惊,他赶忙向后一仰,黑斧略过他的头顶,其芒光折进他的眼,他摔倒在地顿觉眼睛也疼。这个空挡,一只粗手已揪起他的衣领,将他抛至空中横腿一击,再次将他踹倒。

“咳咳……”

宿傩猛地咳嗽,那阴影再次蒙上了他,他仰首,见那笑出的白齿。

“小鬼,以后记住了,战场可不是随便能上的。毛都没长齐,还是回老妈怀里吃奶吧。不过……”他突然笑了。“可能已经无法回到,老妈那里了呢。毕竟战场上,只有生死啊。”

宿傩握紧了手,却发现没有武器。

黑斧砍下——宿傩感到手心再次迸发的热量。

莽汉的动作突然狠狠地停滞。

下一秒——兵器的碰撞。

宿傩睁开眼,莽汉已被抵挡开来,退开了几步,而他看见灰发的,灰蓝长角,纯粹蓝眸的少年,执剑与他对视——那一瞬间,思绪如海。

 “他是你爸爸。”

  “还用你告诉我?”

“龙王大人是你的爸爸哎!多棒啊!你看见刚才他笑了吗?他一点都不凶!你是他儿子,他对你一定不能再温柔了!”

  “你知道什么,我还希望你爸爸是我爸爸呢。”

  “那……你把龙王大人给我,让龙王大人当我爸爸吧。

 

  “你别抢我爸爸,我就只有我爸爸了”

  “少主……”

  “少主!我把我妈妈借给你,以后我妈妈就是你妈妈了!”

  少年的笑容如被火融的壁画,渐渐消融……

  

  “绊里。”

 

  “绊——”

  在那一瞬,他几乎喊出来,却在下一秒立刻闭了嘴。

  而蓝眸少年也在一秒的对视后,收回了眼光,继续面对着那莽汉。

  将黑斧扛在肩上,莽汉大刺刺地笑,搓了搓鼻子:“果然是你啊。”

  “这场战争游戏,很有趣吧?”

  蓝眸少年未答,只是看着他。

  “你成长得很快。”莽汉突然说。“你很强了,颙龑也未必想到……”

  “但是,你知道的吧?老子已经不能再称赞你了……”莽汉有些不知所措地搓头。

  “绊里。”他最后说。

  号角吹响,急促。

  莽汉后退了几步,看着少年,在转身前的最后向宿傩挥了手:“小子!记得啊,尊重长辈!”

  宿傩下意识地撇嘴。同时,他也在莽汉转身的那一刻注意到他身穿披风上的族徽——黑色漩涡上红色的角龙与鱼尾——他的族徽。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那大叔无疑我爸的部下。宿傩崩溃地一掌拍在自己脸上,却疼的龇牙咧嘴。

  回过神来,蓝眸少年已转身,注视着他。

  他咽了咽唾沫。

———————————————————————————————

放假了!虽然还要在学校呆很久,但觉得不能荒废。还是要继续更!

在海里面写战争真是太奇怪了,海妖怪其实和人长得差不多而和鱼不是很像,究竟是该跑还是该游,是硝烟还是水泡……都很难脑补哈哈哈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4)
©魚尾獅 | Powered by LOFTER